二甲基苯丙胺

下半年到19年上半年,备考长弧,写东西随缘。我可能得了一种写到一千几就写不下去的病。

这样子,这里林浔,幸会。
也许是个瞎写文的
热衷开坑记脑洞,三分钟热度。
脑子空空记性不行
偶尔把LOFTER当成囤稿的地方。


赛尔号/原创。兜兜转转了一圈,全职/凹凸/盗笔/剑三/楚留香,然而还是蹲回赛尔……可能这就是提前养老吧。

佛系。
惜缘随缘不攀缘。


我想记录下他们的故事,哪怕只能写出拙劣的文字。
他们都是那么好的人。
有时的我甚至会相信平行世界的存在。

神鬼志异荒唐一场
谈笑一段半生疏狂*

醒木一拍全场寂静
故事,开始了——

游戏-星球探险系列任务-赫尔卡星①-活力之匙

资料室
爱丽丝:根据赫尔卡星档案中所说,打开赫尔卡星宝藏需要六把具有独特意义的机械钥匙……
我:嗯……
爱丽丝:每一把钥匙都是这个星球的守护物,它们之间一定有所关联!哦,对了,我前面做了一些分析……
我:我对赫尔卡星的宝藏的事情很感兴趣,你多告诉我一点吧!
[一段关于钥匙的介绍,手机卡了没来得及拍照]
爱丽丝:我翻阅了所有的航行档案,最有可能的就是活力著称的拓梯星,你可以去那里看看哦!
我:太神奇了!我相信我一定能找到活力之匙!出发!
[一艘小飞船从赛尔号里飞出]

[到达拓梯星]
[星球的表面崎岖,有许多类似环形山一样的地貌,四周高中间低,中间凹处从里面发出蓝色微光]
咕咕芽:哎呀!我都和你们说在活力之泉了!我可不管你咯,我要开始我的星球之旅咯!
我:谁……谁在那里说话啊?是精灵。
我:慢着!它刚才说又是来找钥匙的?难道海盗已经捷足先登了?不行!快朝活力源泉方向去看看!
[通过界面右下角的那个类似环形山的玩意进入下一场景]

[空中有浮石连成的路径,界面右上方有一稍大浮石平台,上面有个小箱子。有台阶可以向上,但通向箱子浮石的路其中一段间距较大,缺失了石头]
[地表有三处破口,右侧分别有两束喷泉水柱从裂口中喷出,靠中间的喷泉上顶着一块石头]
我:咦石头上面怎么会有个宝箱?我一定要想办法走上去!
NONO:左上角的这块石头看起来似乎和其他的不一样,难道暗藏玄机?
我:看我不把你击碎了!
[使用头部射击,将石头击碎成两半,掉落在地上]
我:成功了!接下来要怎么做呢,让我想想……
我:有了!用碎石块压住其他两支水柱,就可以将中央的水柱升起带动浮石,做出道路了!哎呀,我真是太聪明了!!

[宝盒打开,出现一把紫色的钥匙,上半部为爱心型,下半部像箭矢前端,有莹莹紫光散发]
旁白:你已经开启了赫尔卡星宝藏,散落的钥匙分散在不同星球上,每一把钥匙都具有自身的特点!活力之匙,象征着活力四射的动力,给予你无穷的力量!你下一步需要寻找的是生命之匙,那颗星球被称为死亡星球,一片死寂!是否能度过难关找到钥匙……
我:怎么了?活力之匙怎么失去了耀眼的光彩?难道是我找错了?

[钥匙的光芒黯淡下来,有一个影子闪过]
[半空中出现了一个使用动力推进装置悬浮空中的机器人,看配色是艾里逊]
艾里逊:嘿嘿!嘿嘿!还好我聪明!我就知道跟着你们一定能知道些什么,生命之匙我来咯!
[艾里逊飞走,消失。]
[艾里逊消失的那个地方,迪恩出现]
[迪恩没有说话,身前亮起一个淡蓝色椭圆光幕罩住了她,然后消失]
我:失去光彩的活力之匙和那个传言中的死亡星球!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算了,先回去问问爱丽丝吧!
[返回资料室]
 
爱丽丝:真的吗?你已经拿到了第一把钥匙?不对啊!它怎么失去光彩了?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我想肯定是有谁动过手脚了!我需要研究一下!至于传说中的死亡星球!等我的好消息吧!
我:嗯,我等你消息!

[END]

  

英文是同学写的,爆炸好看( •̀∀•́ )
非cp向,就是刚好没分开写了
后面是课上摸鱼
卡子,布,忍者布(?不记得衣服是怎么样的了),以及一个盖。莫名女气我想我是没救了orz

突然诈尸(1/1)
卧槽我居然没发出去吗??

赛尔号游戏新手教程 -文本内容。

居然是四个月之前弄的东西了……。
不知道怎么概括这玩意,就是那天创新号的一个新手剧情,就是对话框和动画的字幕
开局送战联什么的,这个剧情走的我emmm。

赛尔历48年,天邪龙王带领大暗黑天组织,为祸宇宙,人人自危。
危难时刻,五只最正义最强大的精灵出现了,他们为全宇宙的精灵们带来了希望。经过一番激烈的战斗,魔王终于被战神联盟所击败,精灵们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某个舱室中]

我:战神联盟可真帅!幸好宇宙有了他们,才能保持和平,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舱门打开,一个小兵跑进来]

小兵:终于找到你啦!罗杰船长正在到处找你呢!

[我来到船长室(大概是船长室),看见里边除了罗杰船长,还有五只精灵,其中一只站位靠前,是一只金色的幼体精灵。]

船长:被选中的勇士,你终于来啦!

我:罗杰船长,你喊我过来有什么事吗?……哎呀,这几位难道就是……战神联盟!

[幼体精灵爆发出一阵能量,一瞬间他的背后浮现出一个金色的虚影]

雷小伊:嗨!你好呀,小赛尔!

我:雷伊!哇,偶像!可是……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罗杰船长:战神联盟前几天与大暗黑天决战,虽然将天邪龙王击溃,却也被他的反扑打伤,形态发生了退化。
如今已是正邪战争的紧要关头,我们需要最勇敢的战士,与战神联盟一起并肩作战!
维护宇宙和平是我们的使命!你,有没有信心?

我:我一定会做到的!

[盖亚从后面走上去,摸了几把雷小伊的头]←这个小动作我笑出声,可惜好像没把图留下来

盖亚:听说你可是赛尔号的希望新星,一副很能打的样子。既然我们要成为战友,不如先让我掂量掂量?

我:我……我来的仓促,什么精灵都没带……

[罗杰船长在边上发出笑声:哈哈哈]

罗杰船长:不愧是战神盖亚,真是好战啊!

雷小伊:没有关系,小赛尔,就让我来坐为你的第一只精灵吧!盖亚,我们正好来切磋切磋!

[提示:雷小伊*1已放入背包]

缪斯:小赛尔,如果你能击败我们,并让我们更加强大,我们就和你一起,并肩战斗!

我:没问题!!

[挑战缪斯]

缪斯:小赛尔,如果你能完成我的考验,我就认可你的实力,加入你的队伍!

我:好!你的考验是什么呢?

缪斯:很简单,我会使出三层力量,如果你能用雷小伊击败我,就算你通过考验了!

我:那就放马过来吧!

[进入战斗-新手教程-击败-获得缪斯]

[缪斯*1放入背包]

盖亚:刚才你的表现不错,不过我可不像缪斯那样仁慈,这一次我会用出五层力量,如果你能用雷小伊击败我,我就认可你,加入你的队伍!

我:我会让你心服口服的!

[进入战斗-雷小伊被击败,换缪斯上场-盖亚战败-获得盖亚]

缪斯:没错,换我上场吧,我的属性正好克制盖亚,可以对他造成更多的伤害。(说动手就动手,缪斯,队友爱呢)

[盖亚*1已放入精灵背包]

卡修斯:有点意思,雷伊虽然受伤很严重,但是通过与你配合,的确发挥出了出乎意料的实力!不过这次我会使用八成的力量,你还能否战胜我呢?

我:以雷伊当前的力来说,确实很难。
但是我的能力,就是让雷伊更强大啊!通过提高雷伊的等级,我可以让他的力量飞速成长!

卡修斯:好,我拭目以待。只要你能击败我,我就认可你,加入你的队伍!

[雷伊lv提升至80]

[挑战卡修斯:连我都无法击败,我是不会认可你的]

[进入战斗-战斗胜利-卡修斯*1已放入背包]

布莱克:想不到你居然能做到如此地步,真是让人刮目相看。我很想知道,如果我毫无保留地出手,你还能否击败我呢?

我:我会尽力的!

布莱克:好!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只要你能击败我,我就认可你,加入你的队伍!

[……新手指引-天赋改造]

[挑战布莱克:哼,战神联盟中,没有弱者!]

[进入战斗-战斗胜利-获得布莱克]

布莱克:果然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小赛尔,你向我们证明了自己的实力,我们决定与你一起,共同击败魔王!

我:太好了!那我们这就出发吧!

???:等一下!

[赛小息和米咔跑进来]

赛小息:战神联盟们,让米咔和你们一起去吧!保卫宇宙的和平,是每一只精灵的责任!

米咔:米咔!

[罗杰船长再次发出笑声:哈哈哈]←船长全程尬笑(?)

罗杰船长:米咔看似弱小,实则有着惊人的潜力。你们一起去,把握更大。

[米咔已放入背包]←不想槽什么了,小米就这么送出去了?)

[新手训练系列任务]
[任务完成。]

雷伊(超进化还是雷神雷伊来着的记不住了):感谢你,小赛尔。我终于恢复了力量!

[动画,各场景变化配字]多彩的星球等待着你去探索,可爱的精灵们期待与你一起冒险,你的精灵也需要变得更强!

雷伊:加油,小赛尔!我们等着你!

新手教程结束

这个集合勇士打魔王救公主(bushi)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啊??妈耶非常久没有跟上过剧情的瑟瑟发抖。

残响

  陶冉突然没来由的一阵心悸。
  
  

  楼下那家闲置已久的店面终于迎来新的租客。
  那是家花店,里边有个小老板。
  小老板是真的好看。他看起来只有十八九岁的年纪,身形欣长纤弱,五官精致,有一种特殊的美感,像是从画里活过来的人,又或者干脆就是个脆弱易碎的瓷娃娃。
  在过去的十几年中,陶冉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人。
  陶冉是美术生,平时放学总是会从学校边上的花店带束花回去作为练习素材。自从小老板来了以后,陶冉就再没去过学校花店,而宁愿多走几步,去小老板那儿买——一是为了买花,二是因为小老板美颜盛世,陶冉还想着混熟了把他拐来给自己做模特。
  于是一来二去,陶冉成了这里的常驻顾客。明明之前并不认识,但他们像是多年未见的老友,二人迅速熟络起来,相谈甚欢。
  

   
  那天他们相约去市里的植物园,陶冉准备在那里写生。
  背着画板的陶冉像只小鸟一路叽叽喳喳,完全没有注意到身旁的迭风有一丝心不在焉,他似乎有些不安。直到异变突生——
  一道雷光乍现。
  “小心——” 迭风推了陶冉一把,自己也跳开一步,那雷光从他二人间穿过,打在水泥地上留下一片焦黑印记。
  等到她惊魂未定的抬起头,陶冉这才发现一个中年男子不知什么时候堵在了他们前面。那人戴道巾,着道袍,右手还提着把桃木剑,俨然是个道士。 而且就凭他刚才露的那一手,十有八九还是个持证上岗的真货。
  道士面容严肃,死死盯着迭风:“妖孽,还不束手就擒?”
  陶冉一下愣住,她转头看迭风,却发现迭风丝毫没有要反驳的样子,只是拧紧眉头盯住对方,面色难看。
  等等……? !
  一下子画风突变,巨大的信息量令陶冉一时反应不过来,在求生欲驱使下勉强躲到一旁,呆呆地望着半空上那俩神仙对峙。 
  她看见迭风的背后已然多出对蝶翼,周身覆盖有淡淡红芒——所以他其实是个蝴蝶成精?道士提着剑,又有符箓傍身,攻势猛烈。而迭风显然很忌惮那些东西,只得凭借速度上的优势一味躲闪,加上他还要留心护着陶冉。渐落下风。
  逃,快逃——
  陶冉想喊,却像被什么东西死死扼在咽喉——无法发声。
  

  纠缠了不短时间,道士似乎有些不耐起来,又取出两张符箓。 雷火迸发,看似逼近迭风,却蓦地转向直取陶冉!
  “卑鄙!阿冉快躲开!”是迭风惊怒的声音。
  那雷火的影子在陶冉的眼瞳里急剧逼近、放大,而她却完全动不了。她想躲开,双脚却偏偏像钉在了地上一样无法迈开。
  陶冉大脑一片空白。
  完了。
  她闭上眼。
  
  
  瞬息的变故,并没有给人留下多少选择的余地。
  远处道士微微露出冷笑:蝴蝶折了翼,便再不能飞,成了残废——我看你这次还能逃到哪去?
  是的,这是个圈套。一个双方都心知肚明,但迭风不得不往里面钻的圈套。
  
  
  
  狼狈的少年人挡在她身前,唇角带血,身形摇摇欲坠。背后一只翅膀大概是折断了,残缺着耷拉下来。——这是陶冉睁开眼后看见的景象。
  陶冉忙伸手拥住他,入手是温凉的粘稠液体——血。
  陶冉着实吃了一惊。
  她知道迭风很瘦,但是从未想过他竟会是如此的轻。轻到仿佛只要自己一松手,下一秒他就会从她的眼前消失掉。
  “阿冉……不会有事的。别怕,阿冉。”迭风慢慢抬起手,轻轻拭去陶冉眼角的水光,“对不起。”
  陶冉突然一阵心悸,她似乎意识到将要发生些什么。
  “什……迭风?!”
  她看见迭风的四肢末端与发梢开始飞速化为光点消散。
  “我是说,对不起啦阿冉,可能没机会再给你当模特了。”这个过程很快,就几句话的功夫里迭风似乎已经没法很好的维持自己的形体了,他的五官甚至也开始变得有些模糊。那是即将消散的前兆。
  他的声音也越发轻了,却依然在笑。
  
  
  
  这是我最后能为你做的一件事了,阿冉。
  
  
  
  
  陶冉愣愣的望向前方,可那里什么都没有。
  她瞪大了眼睛。
  终于,毫无缘由的悲怆自心底涌上,将她彻底吞没。
  陶冉捂住嘴,泪水汹涌而出。
  
  
  
  在她的脚边,散落着半片残破的蝶翼。

p1-4是自己做的
p5是偷偷抱来的,未授权,如侵删,抱歉
我觉得我会翻车,开不起来……。

玛德又被呛了一口水

段子,基本独立,有关联无时间先后顺序
  

1.来啊,来互相伤害
  

  盖亚闲极无聊蹲在浅水区练憋气玩儿,靠着泳池壁小憩的瑞尔斯扬扬眉,扯下头上的硅胶泳帽,装了一兜儿水,掐准盖亚实在憋不住浮起来换气的空当,一扬手丢过去。
  “中!”
  盖亚刚从水里冒出头就被一个装满了水的泳帽砸中正脸,扑通一声直接给砸回水里。
  ……。
  亲生的无误。
  在边上围观了全程雷伊与布莱克对视一眼,迅速远离这个即将成为是非之地的区域。
  从水里起来,盖亚顾不得抹一把脸上的水,便用同样方法反手一个泳帽回敬了瑞尔斯。
  然后?
  然后这两个年龄加起来都过了不惑之年的家伙就这么在水里折腾开了,水花四起,完全没有身为成年人的自觉,反倒更像是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小学生。
  
  

2.您的好友眯眯眼队长已上线
  

   雷伊有些近视。眼镜是配了的,但只在工作时间戴一下,他实在习惯不了鼻梁上突然多出个物件。
  平日里还不算太碍事,但到了游泳池里就不一样了,他是真的找不到人。
  在他看来,满池子都是模模糊糊的各色脑袋。
  偏偏队友们的泳帽泳镜泳裤什么的都是烂大街的款式和颜色,他已经不止一次的认错人了。
  毕竟都是直男(划掉)大老爷们,东西能用就好,管什么款式。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雷伊每每找不着人的时候就暴躁的只想给他们一人搞一个极具特色的标识在身上。
  “嗨,雷伊,我觉得那个不错,辨识度蛮大,挺适合你们的。”一条手臂轻车熟路地揽过雷伊肩膀,其主人笑嘻嘻的语气里是再明显不过的调侃。
  雷伊顺着伊兰迪示意的方向看过去,等他看清货架上的那玩意,不由地眼角一抽,甚至手背上都差点蹦出愉快的小青筋。
  “……滚蛋。”
  货架上安静地挂着一排泳裤,一溜儿豹纹,整整齐齐。
  
  

3. 喂幺幺零吗,这里有个白毛在间歇性抽风
  

  盖亚光裸着上半身,只在腰间围着条浴巾,这会儿他像是磕了药一样在疯狂甩头,那股劲儿大的直让人担心他会不会因用力过猛扭了脖子或是干脆下一秒就直接把脑袋摇下来,飞出去做个抛物运动。
  身边布莱克抓着自己的毛巾,略显嫌弃的让开两步,避开某人制造出的无差别四处飞溅的水珠。
  这个造型,活像只淋雨过后一门心思可劲抖水的大型犬。
  事实上这个形容虽然并不准确但也算不上太离谱——盖亚只是单纯的想把耳道里进的水甩出来而已。
  显然他失败了,再一次的。
  盖亚停下动作,低声抱怨了两句,无非是什么水在耳朵里不弄出来很烦浑身不舒服晚上也睡不好之类的,之后也就认命的放弃治疗开始穿衣服。
  结果他还不死心,穿完了衣服还企图再挣扎一下。盖亚侧着头,用掌根拍头的另一侧,试图把水震出来。
  然并卵。
  “为什么拍起来像打鼓一样的声音……”
  “可能因为你那里构造和鼓差不多。” 布莱克慢条斯理的搓着自己的长发,接话。
  “……布莱克!”
  

4.不好意思,有主导权是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寡言只是表象,实际上布莱克精神层面上的交流向来丰富多彩。
  他像往常一样将头发扎起盘好,接着有条不紊的戴上泳帽泳镜。面上毫无波动的样子,让谁也想不到就在刚刚他仗着自己有身体主导权,第N+1次的将暗面怂恿他为了方便直接把头剃秃的提议单方面无情驳回。
  「每次都要绑头发,不如剃掉好了,还凉快。」
  「驳回。」
  「啊呀这么冷漠,真不再考虑一下?」
  「丑拒。」
  他并不否认暗面的话,有些时候长发确实麻烦。但是——但是如果让他从一头热得要死的长毛和一个锃亮的可以和隔壁剑三剧组的大师媲美、只要擦干净了甚至能拿去反光当探照灯用的秃瓢里边选,他肯定得选长毛。
  哪怕有着中暑的可能。
  况且以暗面的德行,他的话是可以直接无视掉的。
  反正大部分都是废话。
  天知道他怎么会有一个如此话唠如此戏精的暗面,所谓的物极必反……?
  可以这么说,布莱克他坚韧无匹的精神抗性几乎全是被自家暗面成吨成吨的垃圾话和骚话堆起来的。
  眼下,被驳回了提议的暗面正不知道窝在哪个角落一个劲儿碎碎碎碎念,可劲叨叨叨叨叨,控诉布莱克不近人情暗面没人权。
  「闭嘴,我是主导。」
  「切……」
  世界清净。
  布莱克有些愉悦地翘起嘴角。
  
  
  
5.没有5,全文完
  
  

ooc后续……?
  伊兰迪其实还想怂恿雷伊穿大红裤衩
  雷伊表示你有种穿豹纹我就有胆穿红裤衩
  
  暗面安静不过两秒又开始话唠
  布莱克:笑容渐渐消失JPG

旅人·米鹤

       楼下花店的老板是个外地小伙子,叫米鹤。
  经常路过那儿久了,只要是看见了都会互相笑笑或者点头示意,算是混了个眼熟。不过也仅仅是如此而已,我不买花,自觉没什么理由走进店去。
  后来某次为了避雨不得已进了他的店,和他闲聊了半个多钟头。 自那次之后,我们才算是真正认识了。
  等到混熟了,我便不管有事没事,反正一得了空就往他店里钻。
  他店里布置的简洁,又敞亮,就算是在那儿只是发呆,也是一种享受。
  ——和他很像。
  每当临近黄昏,暮色渐重,也没有什么顾客的时候,他就从店里搬来高脚凳,抱着吉他坐到门口。
  他唱《花房姑娘》,唱《董小姐》,唱《Something Just Like This》,还唱其他许许多多的、我如今早已忘却了名字的歌。
  可翻来覆去唱的最多的却是《斑马,斑马》。他的声线本是干净柔和的那种,每每这时却总是无意识的压低,多了几分的低沉沙哑。
  也有不唱歌或是唱的累了的时候,他拨动琴弦,伴着不成调的乐音,给我讲起他的故事。
  他说他来自一个遥远的大城市。
  他说他走过很多很多地方,见过了许多的人和事。

  他曾见过长城逶迤,黄河奔涌,也曾观过大漠孤烟,日落长河。
  他曾与一个小偷一起流浪,他伴奏,小偷唱歌,挣来的钱用来买一些馒头啤酒,有时候还会有余钱可以多买一份卤煮。
  他也曾因为听见一声中文的“抢劫!”而冲出去,在异国他乡的街头与人扭打。
  他曾为了攒够接下来的旅费在种植园里打工,也曾在皇后镇的街头卖艺,给每个往他琴包里放点零钱的人递一张画着大大笑脸的便签。
  最后兜兜转转,他留在了这里。
  这里是个好地方。
  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望着街道。
  他目光触及的很远,像是化为实质,穿过车流与人群,越过喧嚣的霓虹,也不知最后落在了何处。

  
  
  后来有一次我去邮局取东西,碰上了他。
  他正在填写一张明信片。
  我冲他挤眉弄眼,调侃他是写给哪个漂亮姑娘,他却告诉我这是要寄回家的。
  我这才知道,他双亲在他大学毕业后不久因故逝世,留下一套房产和一些积蓄。他为了散心也为了完成自己一直以来的梦想,选择出门远行。
  而他有着每到一个地方,就找到当地邮局给家里寄张明信片的习惯。因为留在了春城,这个习惯也就变成了定期邮寄。
  “这么久了,你家里的邮箱怕是要撑爆了吧?” 我问他要了他家地址,也买了张明信片填写,“不准备回去看看么?”
  他沉默半晌。
  “也许吧,会回去的。”
  
  
  
  
  后来,他走了。
  再后来,我收到了一封信。
  ——寄信人,米鹤。
  
  

  
  


  
  一部分原型大概是来自大冰书里写过的一个小伙子
  米鹤这个名字,其实来源于某次看新闻,上面的一个记者的名字。

某一句真的是删删改改怎么都不对。怎么改都觉得差点……就这样吧

……没有写东西,日常瞎摸鱼(?)
这两天比较有空,大概能把手头的那些收尾?
_(:_」∠)_瘫了。

天蛇的小公主呀

大概是p1-3缪斯和p4-6凯兮小姐姐。
捏脸的那个APP选项不多我也不是很会,大概就这样吧_(:_」∠)_

   那人说着的是针对布莱克的不堪言辞,有诋毁也有恶意的揣测和嘲讽。
  “嘿先生,你妈有没有告诉过你,不要在背后乱说别人坏话?”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上。
  被打断的那人有些心虚继而愤怒地扭过头,抬高了声音,想要以相同的句式回敬来人:“那你妈有没有跟你说过——”
  声音戛然而止,剩下的半句话被他硬生生咽回喉咙里。
  他终于看清了来人。
  那只手属于一个被尊称为战神的银发男人。
  战神的嘴角噙着笑意,赤红的眼里却没有什么温度,那是令人战栗的寒冷。
  “你要说什么,嗯?”像是在问对方晚上吃什么一样随意的语调,同时带有薄茧的修长手指收紧发力。
  “……呃啊啊啊啊!!”在这样完全不可抗拒的巨大力量面前,那人确信自己的骨头都会直接被他单手捏碎掉——他似乎已经可以听见自己骨骼不堪重负的声音。
  疯了,这人手是铁做的吗?
  那人几乎用上了全力也没把盖亚的手指掰开。
  “……对、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乱说话了啊啊啊——”
  “哼,滚吧。”盖亚收回手,捏了捏指关节发出几声轻微脆响,“这次算你走运,下次……你最好祈祷下次不要遇到我。”
  
  

大概是这个梗↓
  护短是基本原则,朋友做错事,我们私下教育,外人指手画脚直接捶死。——网易云热评墙

bug有,反正就是摸鱼写着爽的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辣_(:_」∠)_没有肝,肝是不存在的,甚至想把ID改成五行缺肝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