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甲基苯丙胺

下半年到19年上半年,备考长弧,写东西随缘。我可能得了一种写到一千几就写不下去的病。

这样子,这里林浔,幸会。
也许是个瞎写文的
热衷开坑记脑洞,三分钟热度。
脑子空空记性不行
偶尔把LOFTER当成囤稿的地方。


赛尔号/原创。兜兜转转了一圈,全职/凹凸/盗笔/剑三/楚留香,然而还是蹲回赛尔……可能这就是提前养老吧。

佛系。
惜缘随缘不攀缘。


我想记录下他们的故事,哪怕只能写出拙劣的文字。
他们都是那么好的人。
有时的我甚至会相信平行世界的存在。

神鬼志异荒唐一场
谈笑一段半生疏狂*

醒木一拍全场寂静
故事,开始了——

花开堪折

        “哥,这次世邀赛我们赢了哦!而且我们还碰到了很多有意思的打法呢,比如和美国队的那一场……”年轻的女孩子弯腰把手中的花束放到墓碑前,这次是一束麦秆菊。

         女孩用小孩子邀功似的语气继续述说,边上的男子叼着烟安静地站在一旁,时不时补充几句。

         “我都说完了,该你了。”女孩退到一边让出位置来——这个墓实在太小,小到墓前不能同时站下两个人。
         “沐秋,沐橙说的都听见了吧,我也没有什么好补充的了。哥现在可是世界冠军队的领队,怎么样,羡慕吧?”叶修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国家队领奖时的合照来,又从另一个口袋摸出打火机,点燃照片一角。
         “我爸好像开始认可荣耀了,这次可是我主动回家,结果他一脚把我踹出来叫我去当领队。也不知道总局那边的人给他灌了什么迷魂汤,大概是一句为国争光戳到他心里去了吧。也不知道当年是谁骂哥玩游戏不务正业没出息。”叶修说起这些,唇角也带起微微笑意。

        他垂眼看着照片在火焰的舔舐下迅速萎缩发灰变得破碎,最后地上只剩一撮碎屑。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和沐橙该走了。”叶修站起身,拍拍墓碑。

         叶修和苏沐橙沿着来时的小径慢慢往回走,路上路过一对正在扫墓的母女。母女俩的对话乘着风钻进耳朵里:

“妈妈,为什么那些最好的人,都死去了呢?”

“媛媛,那我问你,如果你现在在花园里,可以摘下一朵花,你会摘哪一朵呢?”

“当然是最美的那一朵。”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