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甲基苯丙胺

下半年到19年上半年,备考长弧,写东西随缘。我可能得了一种写到一千几就写不下去的病。

这样子,这里林浔,幸会。
也许是个瞎写文的
热衷开坑记脑洞,三分钟热度。
脑子空空记性不行
偶尔把LOFTER当成囤稿的地方。


赛尔号/原创。兜兜转转了一圈,全职/凹凸/盗笔/剑三/楚留香,然而还是蹲回赛尔……可能这就是提前养老吧。

佛系。
惜缘随缘不攀缘。


我想记录下他们的故事,哪怕只能写出拙劣的文字。
他们都是那么好的人。
有时的我甚至会相信平行世界的存在。

神鬼志异荒唐一场
谈笑一段半生疏狂*

醒木一拍全场寂静
故事,开始了——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男人翻看着微信,越看眉皱的越紧,表情狰狞的就好像下一秒就要把屏幕上的那个女人撕成碎片。
  “该死的贱人……”男人终于丢开手机,也去不管手机重重掉落在地上,屏幕摔出蛛网般绵延破碎的纹路。
  他往沙发上重重一靠,闭上眼,喉结上下滚动着。好一会他才慢慢平静下来,起身去捡起手机又拿了纸笔,重新打开微信,还时不时在纸上记着什么。
  
  
  
  
  
  九月三十日晚,F市市局警察公寓。
  林浔洗完澡就直接往床上一倒瘫成大字型:“明天终于可以放假了!中秋节和国庆在一起连放,八天超级黄金周啊简直人生圆满!”
  “醒醒吧你,干我们这行的什么时候有过假期?别说国庆中秋连着放,就是端午暑假国庆中秋全连在一起放假都没我们的份。”那边老法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
  “不是我说,你这家伙到底有多喜欢泼人凉水啊?我就想想,想想不行吗?万一人品爆棚了呢?”理是这个理,心里也明白的很,但是人嘛,总是喜欢做白日梦的。
  老法翻看着上次尸检的尸体照片,头也不抬:“不存在的,你个非酋。我师父说每次逢年过节,案子就特别多。”
  林浔翻着白眼冲老法比了个中指。
  “别以为我背对着你就看不到你在干什么。”
  还没等林浔说什么,他手机响了。
  “……”
  两个人同时沉默,心里头都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慢慢浮上来。这个时候倒是显示出他们之间的默契来了。
  果然,预感变成了现实:林浔掏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刑警大队队长刘队的。
  林浔把电话接起来开了免提:“喂,头儿 ?”
  “有个案子,你带人去一下。死了个女的,东街口那个吉祥府邸懂得吧?16幢803,速度。”
  “哦哦好的好的我马上!”林浔一边歪着头用肩膀夹着手机一边手忙脚乱的套裤子,还不忘抬头瞪老法一眼——意思是:我靠你老法你个乌鸦嘴!
  老法假装没看见,关了电脑起身去套外套。
  林浔这边电话刚一挂,老法的手机也跟着响起来,不用说也是这个案子。
  等林浔系好鞋带,比他更快一步穿戴整齐的老法已经一溜小跑出去了,只丢下一句话:“乌鸦嘴?那还不如说是法老的诅咒。老规矩,我去拿家伙,你下楼等我。”
  法老的诅咒?是是是是,您老人家是胡夫还是图坦卡蒙啊?我下次是不是要找个博物馆把您老给供起来再上个香拜一拜哦?林浔腹诽着抓了外套就往楼下冲。
  
  
  
  
  
  吉祥府邸是F市前几年新开发的楼盘,分成几个大小不等的小区。如今已经到了预售房住户可以装修入住的阶段,也正是开发商大力造势宣传的时候,突然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大概要让开发商头疼好一阵子了。
  等他们和痕检的同事一起到楼下,一眼就看见不远处路边长凳上有个小民警在安慰一个年轻人。这个人红着眼眶,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看来他就是报案人。
  边上还站着一个中年人,不知道是谁,但是满脸焦虑,不住的搓着手还一直在原地打转转。
  老法带人上楼去看现场,林浔则径直向他们走去。
  林浔安慰了报案人几句,打算向他询问一下发现死者的经过。结果还没等那个年轻人说什么,边上那个中年人就很激动的凑上来:“警察同志,这个案子您一定要尽快破了啊!”
  “呃等等,您是?”
  “哦,这位是吉祥府邸这边的一位负责人。”边上那个片警插进话来介绍道。
  “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快破案,将凶手绳之以法的。但是我现在希望你们能够积极配合我们的调查工作。”
  难怪那么激动,不过也是,这种凶杀案要是传出去了,别说没人来买房子,有人给吓得要求退款也说不定。
  “一定一定。”
  
  
  大概了解了情况,林浔叫几个人先去查查死者和报案人的社会关系以及小区的监控记录,便匆匆上楼。上楼的时候林浔把目前已知的情况在心里过了一遍:
  死者吴樱,29岁,目前在一家私人公司做公关,与报案人张浩生系夫妻关系。30日晚,也就是今天晚上,报案人在公司加班到十一点多,快十二点才到家。开门之前并无发觉异常,进了门才发现死者躺在血泊里。他回过神来就立马报了警。
  另外,因为这个小区是新建成的,附近还有楼盘尚在施工收尾阶段,处于未封闭的状态,有很多侧门或者是通道可以进入案发的这个小区。虽然有些用户已经装修入住,但一些基础设施还没有到位,比如说监控。除了小区大门和停车场门口的监控,其他监控仍在调试中。吴樱张浩生二人是比较早入住的,同栋楼的和附近的住户很少。这就意味着,凶手有很大可能可以避开监控和住户,悄无声息的进入和离开现场。
  嗯那就有点麻烦了,这附近因为政府开发政策倾斜的原因,这几年发展很快,平时也算是车流量比较大的,毫无目标地查道路监控的话估计效果不大,小区里的监控有也和没一样,倒是社会关系这边可能还会有点帮助。不知道老法那边能不能给点帮助至少得先给案子定下性来不然查个屁啊……
  
  
  到了楼上,还没等他走进门,老远就闻到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涌出来直接呛进鼻腔。
  待他穿了鞋套进去,进到玄关处就看见老法正和同事一起把尸体往装尸袋里面放,拉链拉上发出奶狗一般的呜咽声,听起来颇为滑稽,但此时在场的人没有一个能笑得出来。
  进门左手方向是餐厅和厨房,死者就是在那里被发现的,被发现时她保持着仰卧体位。那里现在只能看到大面积的血泊,被白色地砖一衬,看起来就像是肆意张狂的泼墨,惊心动魄的红。
  “怎么样?”
  老法挥挥手示意他们先把尸袋抬下楼去,这才开口:“初步判断是失血过多导致死亡。角膜清亮,尸僵已经开始出现,加上其他的征象综合判断死亡时间大概是四个小时之前,现在是十二点多,也就是说她是晚上八点左右遇害。
  “脸上有两处淤青,疑似巴掌印,死前可能遭受过殴打。脖子上也有被压迫的痕迹。胸腹处、双手手臂和右手掌心都有创口,胸腹处最多。创口整齐平滑无组织间桥,为锐器伤。所有创口形态相似,应为同一种刀具。看创口大小和形态应该是水果刀一类的。
  “然后耳垂上面有撕裂伤,但是耳坠并没有被拿走,项链也是。大致情况就是这些, 具体其他的还要等我回去进一步检查。尸检报告出来了我叫你。”
  “好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下刀这么凶,这是有仇还是咋的? “京哥你那边呢?” 林浔走进客厅。
  被称为京哥的小伙子停下手上的动作直起腰,装模作样地咧嘴:“哎呦喂真的是人老了腰也不好了,话说老林你要请我吃饭啊这大半夜的我刚刚做梦吃鲍鱼你就把我从床上挖起来,你知道我损失有多大吗?知道吗知道吗知道吗?”
  “不知道,下一个。说点正经的。”
  京哥撇撇嘴:“门窗完好没有强行进入的痕迹,可能是凶手有钥匙,或者是用某种方法骗开了门。熟人作案的可能性会大一点,因为柜子抽屉什么的相对有目的性的被翻动,凶手应该是了解嫌疑人的生活习惯的人。我们没有发现存折、银行卡、死者的钱包手机等财物,但是你刚刚也听见了,死者的项链耳坠没有被拿走,这有些奇怪——要知道那可不是便宜货。
  “血鞋印从厨房尸体旁边开始延伸到客厅、卧室绕回来消失在玄关地板,步幅较大,目测是一个成年男子。没有发现那双沾血的鞋子,可能被凶手带走了。没有血指纹,但是柜子抽屉上有擦拭状的血迹,凶手应该是带了手套。提取到数枚灰尘指纹,回去可以比对一下……哦厨房尸体边上有一处血迹比较凌乱,看起来像是人在后退时留下的。”
  “嗯,那行,动作麻溜点。辛苦了各位,大半夜把你们叫起来实在不好意思,回头案子破了我请大家吃烤串儿,管够。”
  “哟,这么小气的啊林队?烤串怎么够,至少还要两箱啤酒对瓶吹啊。”
  “你这要求太低了吧,要我说,要吃就要去吃点好的,鲍鱼啊燕窝啊海参啊啥的,啥贵吃啥,是不是?”
  “哈哈哈哈可以的我就服你。”
  一群人开始跟着起哄 。
  “你们这群人是有多想把我吃破产?把我吃破产了你养我?”林浔苦笑着摇头:这群人大半夜的倒还来劲了。
  一般来说,谋财害命的案子多是一刀两刀捅死完事,很少下这么重手的。最奇怪的就是如果凶手是为了财物,没理由费了大劲翻出来存折钱包,却放着钻石耳环项链不要。这个现场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仇杀以后伪装成谋财杀人的现场。
  
  
  
  
  
  
  市局解剖室。
  大功率排风扇呼呼地转着,明亮的灯光打下来,不锈钢制的各种器具幽幽的反射着冷光。
  在这种寂静地近乎凝滞的空气里,每一种声响都被无限放大,甚至说话声也带上些许回音。
  “记,后脑有一处5cm×3cm的淤伤。”
  ……
  “口鼻处没有被压迫的迹象。颈部深层肌肉出血。”口鼻没有被压迫,说明凶手不怕受害人呼救,可能是凶手知道即使呼救了也不会有人听见,也可能是受害人不呼救或者说是这个时候受害人已经没有能力呼救了。如果是第一种的话,那么这个凶手对附近的环境很熟悉。脖子上这处力度不足以致死,凶手扼住她可能是为了固定她的位置。
  ……
  “小臂和手掌上的四处创口均为抵抗伤。左手无名指上有佩戴戒指留下的痕迹。”无名指的话,那就是婚戒了。但是现场没有找到戒指。
  ……
  “小腹处的十一道创口均为死后致伤。”人已经死了,还要再捅她,这是得多大仇?而且,为什么都集中在小腹?
  ……
  “没有被性侵害。”
  ……
  “啧这么多积血,你再拿个勺子过来帮我一下。……脾脏肝脏大动脉破裂。”
  ……
  “她……怀孕了。”
  怀孕?小腹?小腹上集中的伤口是因为凶手知道她怀孕的事而泄愤么?
  ……
  “……好了,辛苦你了。剩下的我来处理,你回去休息吧。”老法打完最后一个结,活动了一下自己因为长时间低头早已僵硬的颈椎,转头对边上帮忙拍照记录跟着他忙了一晚上的实习生道。
  送走了实习生,整理完东西又发消息给林浔让他来拿报告,老法坐下来盯着报告发呆,手上还在下意识地转着笔。
  他一直有些疑问,比如为什么明明耳垂上已经有被拉扯而产生的撕裂伤,但为什么耳坠没有被取走?他为什么突然改变了主意?另外,从整个现场的足迹来看,凶手从厨房出去到客厅再到卧室,没有再次返回厨房。而且他看起来步伐从容。也就是说他是先拿了尸体身上的首饰才去翻找其他财物,这样子来看他因为紧张或者赶时间而放弃取走耳坠项链的说法说不通 。以及为什么厨房那处脚印较其他显得很奇怪——虽然说现在看起来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怎么了在发什么呆?”一只手突然拍在他肩上,他一惊,手上的笔“吧嗒”一声掉落在桌上。
  “……靠。”沉默了一会,老法从牙缝了挤出个字来。
  “哈哈哈哈怎么样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刺不刺激?” 林浔大笑出声,显然对这个效果很是满意。
  “是啊,可刺激了。刺激到我现在想出去和你打一架。——你还记得你来这里干嘛不?”
  老法眉头一挑,举起手里的尸检报告晃了晃,似笑非笑地转头看他。意思是你要的东西还在我手上,自己好好掂量掂量。
  “别别别,哥,我错了,哥!你看咱哥俩感情这么好是不是?”林浔嬉笑着开始跟老法扯皮,突然想起什么,脸色一肃,“对了,明天上午八点开个会,交流一下情况。”
  “嗯。”
  老法本来也没有怎么为难他的意思,林浔很轻松的就从老法手里把尸检报告给抽出来。
  “咦……吴樱怀孕了?”林浔讶异。
  “一尸两命。可惜了。”
  
  
  
  
  据调查,死者吴樱性格开朗活泼讨人喜欢,为人圆滑玲珑,平时虽和很多人都打过交道,社会关系复杂,但鲜少和人有大的摩擦,大到有不共戴天之仇不杀之不能解其恨的更是没有。
  但是,她个性开放,人又长得漂亮,再加上工作的关系,私生活上比较乱。比较乱是很委婉的说法了。和她保持暧昧关系的,情人关系的,前前后后有好几个人。更别说一夜情的,那更多。之前她的一段婚姻就是因为她出轨,前夫忍受不了才和她离的婚。
  这也不过是三四个月前的事,然后她就火速嫁给了现在的丈夫张浩生。
  所以,这很可能是情杀,而凶手很可能就是她的前夫李尚焦。
  
  李尚焦,男,32岁,现在市建筑院工作。
  李尚焦和吴樱是大学校友,断断续续追求了八年才抱得美人归。他深爱着吴樱,吴樱却给他花式戴绿帽,他完全有可能因爱生恨杀了吴樱。
  更巧的是,吉祥府邸这个楼盘就是他参与设计的。
  并且这套房子当初也是李尚焦买的,本来打算等装修好了就搬新家,没想到妻子就这么出轨了。
  后来这套房子在离婚的时候和原来的旧房子一起给了吴樱。李尚焦目前和母亲住在一起。
  有动机、熟悉现场环境还熟悉死者生活习惯,李尚焦的嫌疑是最大的。只不过外围调查显示这个人平时待人温和,性格较为内向软弱,这样一个人会是那个杀了人以后还能伪造现场的凶手吗?  
  
  林浔打着了解死者社会关系的借口在建筑院见到了李尚焦。
  见到李尚焦的第一眼,他就知道,自己找对人了。
  但是,他没有任何一个能证明李尚焦案发时在现场的证据。
  “那个时候我知道是他,但没办法,我只能放他走。”后来林浔和老法聊起这事时说道。
  
  
  当一个案子遇到瓶颈,有一个好办法就是复勘现场。复勘现场常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
  林浔从李尚焦那里离开后就叫了京哥一起,准备再去现场看看。在楼底下,他们碰见了正准备上楼的老法。
  “老法?”
  “嗯?你们也来了?”
  “是啊,再来看看,说不定会发现什么之前遗漏的线索。话说你不去休息?”
  “啊我睡不着出来散步,顺路就过来转转。”
  “那行,既然碰上了,就一起上去看看吧。”妈耶睡不着出来散步这个理由我简直要信了,公寓到这里可是要绕一个大圈的,其实你就是放心不下这个案子吧?
  林浔听了心里暗笑,却也不去拆穿。
  ……
  没有什么新发现。他们干脆把注意力放在厨房地上那处奇怪的血迹上。
  
  林浔站起身,突然觉得眼前一黑,金星直冒,一下没站稳就踉跄着后退几步身子直往后倒,还好手胡乱在空中抓着终于撑到了身后的台面上,后脑勺上又有人拿手给护了一下,这才没和吸油烟机的棱角来个亲密接触 ——这要是磕上了后脑勺上怕是要见红。
  “没事吧?”
  “蹲久了头晕而已,没事。”
  “又没吃早饭?”
  “呃……我忘了。”林浔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吃早饭这茬事。他心虚地摸摸鼻子,想着尽快转移个话题,脑海里仿佛有什么一闪而过。
  头晕,站不稳……
  “我知道了!之前不是判断当时凶手行凶的时候是骑坐在受害者身上吗?凶手可能也是和我一样,因为行凶后突然站起来或者其他情况导致头晕。这样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这里的脚印这么奇怪。那么——”林浔转身细细查看起来,手指轻抚过油烟机外壳,停下,“那么他也会磕上这里。你们看!”油烟机黑色的外壳棱角上,似乎沾染有很小一快已经干涸了的污渍样的物质,再过去一点的位置,夹缝里还卡着一根短发。
  接着,他们还在油烟机下方的台面边缘和台面下提取到了之前并没有发现的半枚带血的掌纹。
  很幸运的,那根头发带着发囊。它和其他两份检材(那小块污迹经鉴定为人血)都和密采到的李尚焦的DNA比对上了。
  
  
  
  “尚焦啊,去看看谁在按门铃?”
  李尚焦应声去开门,门外是林浔和他的几个同事。
  “真是不好意思,看来你的午饭吃不成了。李尚焦,有证据表明你涉嫌谋杀,跟我们走一趟吧。”
  “……”
  “尚焦?警察?怎么啦我们尚焦出了什么事儿了?”中年妇女举着锅铲出来,一看这阵势,愣住。
   “没事,妈。他们是来问阿樱的事情的。不过来不及吃饭了,我可能得和他们去趟警察局。 ”李尚焦转头冲李母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轻声道。
  林浔没有说话,只是把抓着手铐的右手往身后藏了藏。
  
  
  
  
  
  
  “怎么样,既然来了,说说吧?”
审讯室内,林浔双肘撑在桌面上,十指交叉。
  本来为了防止出现逼供,不能由经办这起案件的人员来审嫌疑人,而是不了解案件细节的其他人员来审讯。他们会被告知案件的大体情况,但不会被透露一些案件细节,如果是嫌疑人自己说出作案细节,口供会更真实。这样也能防止有人为嫌疑人顶罪。
  但是这次李尚焦坚持要求林浔到场,他们商议了一下,就小小的破了个例。
  李尚焦低着头沉默了很久, 终于开了口。
  “是我杀了她。”李尚焦喝了口水,开始了他的讲述。
  “……我爱她。但是我实在忍受不了她老是出轨,一次两次就算了,我可以原谅她。三番五次你让我怎么忍?她还一直以为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怎么可能!我只是还想和她在一起……
  “我们离婚后,她很快又结婚了。有一天我一个妇产科的朋友告诉我,他看见阿樱去做产检。我很喜欢孩子,但她以前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总和我说不想那么早要孩子,我也尊重她的意愿都戴套。但是,她为什么,为什么和别人就愿意生孩子不愿意和我要孩子?!
  “我后面无意间看到她的朋友圈动态——她一直喜欢发日常我是知道的。我一条条翻下去,她发了好多恩爱的照片,好多……为什么?我哪点比不上他?!我那么爱她,对她那么忠诚!可是她却……”李尚焦开始时提到吴樱神色还很温柔,到后面情绪越说越激动甚至不慎打翻了一次性纸杯。
  “……抱歉我失态了。那个时候我越想越气,气到想杀了她,这样子她就不会乱搞了。现在想起来那个时候就像着了魔一样。然后我翻看她的朋友圈动态和定位,记下了她的活动规律,知道张浩生这几天要加班,晚上都是她一个人在家。然后我就准备了工具,晚上去了吉祥府邸。”
  “带了什么工具?”
  “水果刀,手套,鞋套……”
  “东西呢现在在哪里?”
  “都在我家楼下小花坛里面埋着。”
  “好的。你继续。”
  “晚上我去了那里,借口有事找她敲开了门,她去厨房给我倒水的时候我就跟上去,她突然转过身看到我,我脑子一片空白,就冲上去推了她一把,把她推到台子边,然后就捅上去了。她的头还敲到冰箱上了。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真的是像在做梦一样。后来她已经没声音了,”
  “我站起来的时候突然头很晕,头好像还磕在了油烟机上面。我撑着台子休息了一会。然后我学着电视剧里的样子,把她的戒指取下来又去拿走了银行卡钱包手机。”
  “你为什么不拿走耳坠项链?”
  “耳坠项链是我送她的生日礼物,本来是想拿的,但是送出去的东西又怎么能要回来呢。”
  “为什么拿走钻戒?”
  “那个钻戒是张浩生送的。阿樱的身上只能有我送她的东西!”
  “那你拿走的财物在哪里?”
  “和刀子血衣那些都埋在一起。”
  “嗯。然后呢?”
  “然后我就把有血的衣物都脱了,塞进包里,套了之前准备好的干净衣服。从工地那边出去,坐了摩托车走了。”
  李尚焦交代的情况和现场得到的信息基本吻合。林浔发消息给同事让他们去找找李尚焦提到的埋东西的地点,摩托车司机也要找来确认情况。
  “你是说你知道她怀孕了才起的杀心?”
  “是。”
  “你还记得你上次和她做是什么时候吗?戴套了吗?”
  “……三四个月前吧。好像是我捉奸的前几天吧,具体记不清楚了。没戴,那天套子用光了。”
  前后两个问题转折的有些大,李尚焦猝不及防听到这个问题有点懵,说起戴没戴套这种比较隐私的东西,他还微微有些脸红。
  “你知道她怀孕了,那你知不知道,那是你的孩子?”
  林浔将身子微微前倾,眯眼看着李尚焦。
  “你,你说什么?怎么可能?”李尚焦不可置信地瞪大眼,嘴唇哆嗦着。
  “自己看看吧。”林浔暗叹一口气,从面前文件夹里抽出一张纸递过去。
  “怎么,怎么会……”李尚焦颓然瘫在椅子上,仿佛一瞬间苍老了几十岁,面上显出死人一般灰白的颜色。
  他手指无力的松开,任由那纸飘落地面,那上面白纸黑字赫然写着是:“……根据DNA分析结果,李尚焦为样本1的生物学父亲。 ”
  样本1,是吴樱肚子里胎儿的送检编号。
  
  
  
  
  
  
  
  [完]
  
——————————————
  老法……我其实是想取一个连名带姓的正经名字的然而并不会取。嗯一个喜欢骚粉的法医小哥,某大高材生。沉迷骚粉衬衫不可自拔(bingbu),明明是粉色穿在身上却不显得娘气,平时性格温和有些毒舌,严肃起来自带气场。偶尔起坏心会捉弄林浔,但是一般来说是林浔很喜欢开点小玩笑什么的。
  目前设定就这些, 人物来源QQ上的@法医学全能墙
——————————————
   这个是国庆写的双节贺文,然后虽然说空间发过,但我还是很不要脸的再发到LOFTER上面来。
  假的假的都是假的。人物虚构地点虚构细节虚构,请勿对号入座。不了解警方办案流程,仿佛我看了那么多小说都没有用,第一次写这种还是有很多不足的。
  虽然这个动机挺老套(?),但是,原型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是我一个亲戚的亲戚的女儿,大概发生于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三,其实并没有那么曲折。
  鬼知道为什么一句话能说完的事为什么我写了这么长。就是那个亲戚的亲戚的女儿劈腿完了以后还晒孕照美滋滋的然后就被前夫弄死了,大概已经怀孕五个月了吧。再具体我也不清楚,都是我放飞自我瞎几把乱写。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乱劈腿完了还秀恩爱,秀恩爱死的快和不要没事干乱发动态的时候带定位。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可以的话求个评论,来唠嗑啊_(:_」∠)_
  比心。
  好了我没屁放了。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