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甲基苯丙胺

下半年到19年上半年,备考长弧,写东西随缘。我可能得了一种写到一千几就写不下去的病。

这样子,这里林浔,幸会。
也许是个瞎写文的
热衷开坑记脑洞,三分钟热度。
脑子空空记性不行
偶尔把LOFTER当成囤稿的地方。


赛尔号/原创。兜兜转转了一圈,全职/凹凸/盗笔/剑三/楚留香,然而还是蹲回赛尔……可能这就是提前养老吧。

佛系。
惜缘随缘不攀缘。


我想记录下他们的故事,哪怕只能写出拙劣的文字。
他们都是那么好的人。
有时的我甚至会相信平行世界的存在。

神鬼志异荒唐一场
谈笑一段半生疏狂*

醒木一拍全场寂静
故事,开始了——

组长

#我是组长,余生多指教#
#原创#

Part 1
组长本来不叫组长的。
只是组长当组长的时间长了,大家也叫的习惯。
故再少有人提及组长的本名。

Part 2
组长也不是一开始就是组长的。
小学换新班主任以后,要重新选班干部。
那时候的组长too young too simple,以为每个人都要报名竞选班干,纠结了半天填了一个数学组长报上去。
报上去后才发现不是强制性的,但是因为和管报名的那个人关系相当不好,组长就没有去找她把名字给划掉。
既然报了就报了吧,毕竟没有当过组长,试一试也好,组长安慰自己。
万万没想到的是连当个数学组长要上台进行演讲。下午毫无准备的组长硬着头皮站在讲台上胡扯的时候,满脑子只想着剁手。

Part 3
本来打算破罐子破摔,上台演讲时通篇都在扯淡的组长,意外的当上了数学组长。
组长新官上任自然是干得兢兢业业,不敢丝毫懈怠。
毕竟蚊子腿再小也是肉,芝麻小官再小也是官。

Part 4
组长弄丢了老师发的登记作业完成情况的单子。
老师革了组长的职,训了组长一顿。
组长低着头乖乖听训,不敢与老师对视,可是不管组长目光落在哪里,脑海里满是漂亮女老师一张一合的唇。

Part 5
初一刚开学。
那天下午阳光正好。
组长走在操场上好奇的四处瞅着,被路过班主任叫住:“你要不要当什么班干部,比如科代表什么的?”
“啊....不了,我当个组长什么的就够了。”组长一愣,有点受宠若惊,思及自己弄不好会像小学那样再翻一次车,摇摇头。
班主任闻言一脸嫌弃:“不是我说你,你咋就这点出息?”
若不是为了自己的新学生一个好印象以及顾及身为一个师长应有的形象,班主任说这句话的同时大概会无比娴熟的翻一个白的不能再白的白眼给自己吧。
在后来的日子里,已经深刻了解班主任为人的组长无数次这么想过。

Part 6
一沓作业磕在桌沿上,把桌子敲得山响。
“交作业交作业了我的哥你能不能快点全组就差你了速度速度速度!!!”
对方睁开惺忪的睡眼,从桌子上爬起来,慢吞吞的打开书包,慢吞吞的埋头翻找。几分钟后,对方慢悠悠的抬起头来,“啊我没做组长你给我一本抄下。”
“......”组长的内心毫无波动,瞅着对方一脸无辜样儿,只想把全组的作业糊他一脸。
  
  
Part 7
组长不想当组长了,累。
也不想再当什么劳什子科代表,虽然课代表和组长相比清闲很多。
再者高中了,应该沉迷学习。

可惜的是组长管不住自己的手。
班主任:“有没有人想当历史科代表的?想当的举下手。其实历史科代表要比理科的好一些,一周只要抱一两次作业吧。”
本来打定主意,再也不当组长或者科代表的组长一个没忍住,就举起了手。
环视教室一周,看了组长这个方向一眼。教室里没人出声,组长突然就怂了。
“xxx,你来当科代表吧。”班主任沉默片刻,点了组长同桌的名字。
组长,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不知道为什么又有一点小失落。

几分钟后
“xxx你来当组长有没有问题?”班主任背着手踱到组长座位边,本来懒散的趴在桌上的组长“噌”的坐直了身子,突然被点了名字有点反应不过来。
......哈?啥啥啥老师你说啥?
“嗯看来是没问题了,你好好干吧。”班主任看着组长似乎没有拒绝的意思,满意的点点头走开了。

等等等等!老班你那个看起来很是欣慰的眼神是什么鬼???
那一脸“组织上信任你,把这次任务交给你,小同志,你可要好好表现”的表情又是什么鬼???
我是不是应该接一句:“谢谢组织上的信任,我保证完成任务!”

组长的表情懵逼。

Part 8
论一失足成千古恨。
第二周周一早晨,组长背着包匆匆进了教室。
“这......是我的......桌子?”组长看着自己桌子已经被八大学科十几种作业完全占领,甚至还侵占了同桌的半壁江山。
“操。”一向温文尔雅如组长者也忍不住爆了粗。

组长的内心崩溃。

Part 9
早读课前。
“科代表,昨天作业要收么?”
“不要。”
“好的。”组长愉悦的哼着不着调的小曲儿回去了。

第一节课下课后。
“你去把昨天作业收一下。”科代表一手撑在组长桌面上,另一手把正趴在桌上补觉的组长戳醒。
“......”
“记得动作快点啊。”
“......”

Part 10
组长收好作业抱给科代表。心想着自个难得提前收齐作业,心情颇为舒畅。

“诶你发掉吧,这个不收。”
“哈?”组长一愣,“昨天老师不是说讲评完收上去检查吗?”
“是啊,但是现在不用检查了。你去发掉吧。”
“......科代表你感受到我深深的怨念了吗?”
组长顶着一脸生无可恋把作业一一发还。
  
  
Part 11
为了监督大家背古文,语文老师宣布施行连坐制度,以同桌为单位互背,上课抽查不过者,同桌一起罚抄。
好巧不巧,大半个学期过去都没被抽到的组长依旧没有被抽到,同桌被抽到了。
老师表示抽查的那段分成两部分,同桌一人一部分背完。
如组长所料,同桌一句都不会。因为同桌整日沉迷数学不可自拔。
组长与同桌大眼瞪小眼。
呃这就比较尴尬了。
“......嗯苏子愀然,正襟危坐而问客曰‘何为其然也?’......”尴尬中,组长默默站起来开始背诵《赤壁赋》第三段。
“哇组长你好厉害,背得那么快!”课后,一位同学说。
其实,组长背的时候,大脑一片空白,背到最后两句不太熟的地方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紧张的要死——可能是很久没被提问的原因,紧张到腿抖。
语速很快才不会觉得腿抖,后面停顿的时候,组长感觉自己的腿已经不是有骨骼支撑着的,而是面条做的,那种煮太过了的发涨的厉害的简直烂成面糊的面条。

Part12
事实证明,老天的确待组长不薄。
也可能是组长深深地怨念直达天听。

大学四年,组长再没当过组长。
但是,
宿舍众人一致同意推举组长为宿舍长。

Part13
组长有一句mmp不知道当不当讲。






我自己的故事,初中和高一的部分事情,现在已经记不太清。
初中那时候挺开心的,时间也很快。
现在已经不是组长了,高一的时候想着赶紧摞挑子,现在还有点怀念,大概我这个人是很欠了
人果然还是要有什么必须去做的事情和目标,才会有动力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