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甲基苯丙胺

下半年到19年上半年,备考长弧,写东西随缘。我可能得了一种写到一千几就写不下去的病。

这样子,这里林浔,幸会。
也许是个瞎写文的
热衷开坑记脑洞,三分钟热度。
脑子空空记性不行
偶尔把LOFTER当成囤稿的地方。


赛尔号/原创。兜兜转转了一圈,全职/凹凸/盗笔/剑三/楚留香,然而还是蹲回赛尔……可能这就是提前养老吧。

佛系。
惜缘随缘不攀缘。


我想记录下他们的故事,哪怕只能写出拙劣的文字。
他们都是那么好的人。
有时的我甚至会相信平行世界的存在。

神鬼志异荒唐一场
谈笑一段半生疏狂*

醒木一拍全场寂静
故事,开始了——

老来多健忘

        他那日打马路过,正逢她从林间过。
  鸦鬓簪花,素衣白裳。
  只一眼,他便认定了她。
  本欲上门提亲,念及近期北夷作乱,自己不日将披甲出征,恐一去不返,负了她。便将此念头压下。
  
  待他凯旋归来,战功赫赫,是敌人闻之胆战的少年将军。
  她,嫁做人妻多时,身边早有良人相伴。
  归来后,圣上大喜,赏他钱财田地,给他加官进爵,还欲赐婚。
  他婉拒,主动上奏请求常年镇守边关。
  准奏。
  圣上念及他劳苦功高,几次赐婚。他推不过,迎娶了公主。
  公主美貌,且难得没有生于皇室从小惯出来的娇纵。
  外人看来,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再般配不过。

  时光荏苒,北国的霜沁进他的发间,风沙刻入他的额角。
  
  
  后来他年事已高,记性也不好了。于是辞了官,终于回了京颐养天年。
  种花养草,喝茶逗鸟,倒像一个普通老人了。
  他也曾酒后与家人朋友提起那个他错过的、仍令他心心念念的女子,提的多了他们也知,但总希望他能放下。
  他其实再没去看过她,只是不时让人打听她的近况可好。
  
  
  他走了。
  是在一个清晨,晨光熹微。
  他向来有早晨练字的习惯。
  至交来吊唁的时候,见了他的遗笔。
  光洁的宣纸上,只一句诗。
  “老来多健忘。”
  家人皆以为他终于是放下了——在生命的末头。
  唯至交微微一叹:他到底还是未能放下。
  
  
  ——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