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甲基苯丙胺

下半年到19年上半年,备考长弧,写东西随缘。我可能得了一种写到一千几就写不下去的病。

这样子,这里林浔,幸会。
也许是个瞎写文的
热衷开坑记脑洞,三分钟热度。
脑子空空记性不行
偶尔把LOFTER当成囤稿的地方。


赛尔号/原创。兜兜转转了一圈,全职/凹凸/盗笔/剑三/楚留香,然而还是蹲回赛尔……可能这就是提前养老吧。

佛系。
惜缘随缘不攀缘。


我想记录下他们的故事,哪怕只能写出拙劣的文字。
他们都是那么好的人。
有时的我甚至会相信平行世界的存在。

神鬼志异荒唐一场
谈笑一段半生疏狂*

醒木一拍全场寂静
故事,开始了——

#半截存稿,世邀赛备战分析对手[?]#
#蓝方上场五人:弹药专家,牧师,刺客,拳法,战法#
#红方五人:剑客,阵鬼,牧师,术士,流氓#
  
   投影屏上闪烁着他们熟悉的光影,会议室里没有一个人说话,整间屋子的唯一声源来自于正在播放的这段视频。
  ……
  弹药专家迎着月光斩划出的圆弧刀光上前,冲势不减,身子一歪堪堪躲过。阵鬼一刀斩去刀势未停之时已判断出不能斩中,忙取消了技能改用满月斩,反手又是极快的一刀斩出。弹药硬生生把身子一拧避开,却是因动作幅度过大失去平衡倒地,受身着地却不立即起身而是顺势滚了几滚,正好滚到阵鬼右侧稍前的位置,在这短短几个翻滚中,他甚至还给了阵鬼一颗浮空弹。那一枪藏的隐蔽,等阵鬼发现的时候早已没有回避的时间。
  [浮空弹]命中。
  阵鬼一浮空,他身后藏在阵里的牧师和术士就完全暴露在弹药眼前。弹药起身向牧师跑去,突然矮身一个翻滚避开飞驰而来的诅咒之箭。继续向前的同时,弹药专家趁着浮空弹的效果还在,回手连着几发普攻把阵鬼送到边上正和对方流氓纠缠的己方战法的方向——这显然是用上了押枪的手法。
  战法一个圆舞棍接过,把阵鬼甩在地上,纳入自己的战圈。
  此时红方流氓阵鬼被蓝方战法缠住,蓝方刺客在旁伺机骚扰。蓝方拳法师正和红方的剑客打成一团,剑客想尽快甩开拳法,回防牧师,但能看出来这个拳法的技能加的偏向柔道,控制的技能不少,一时也难以脱身。更别说蓝方弹药还一直在抽冷子打黑枪,防不胜防。
  弹药无视眼前暗阵,抬手一颗烟雾弹丢出,接着两步跨过暗阵进了牧师术士所在的刀阵。
  “Come on.” 男声沉稳的语气中尾音微微上扬,带了些许不易察觉的火热。
  四周烟雾弥漫的同时,弹药的视野内一片漆黑。
  致盲效果触发。
  漆黑一片的视野似乎完全没有影响到弹药专家,各种子弹手雷交织成的火力线在那一瞬间猛然收缩,然后更加猛烈的爆开!
  弹药专家70级大招[乱雷]发动。
  各式手雷被丢出,炸开,绚烂的光影瞬间将整个战局笼罩,令人看不真切。
  弹药把高伤大招往红方牧师身上丢的同时也没忘照顾一下红方的其他角色,尤其是术士 。 吟唱频频被打断,瞬发和吟唱极短的技能又不多,这让这两个法师职业的角色很难受。
  
  视角转换,拉近。
  另一边阵鬼挨了一记龙牙,接着战法又追加上一个天击,阵鬼被挑空。战法本欲追上去接一套小连击,但流氓从后面拍来的一板砖让他不得不放弃这个打算。
  阵鬼得了些许喘息时间,举起了刀。 莹莹紫光在他周身浮现,不远处法阵里的能量也像是受了什么感召,蠢蠢欲动起来——他想趁这个空当引爆鬼神盛宴。
  可惜没有成功。
  在他刚刚落地、技能快要施放完毕的那一瞬间,一簇白色火焰突然从他脚下燃起,眨眼将他半个身子吞噬。 这火焰凭空出现,看着倒像是阵鬼自己自投罗网了。
  神圣之火触发后虽然看着效果夸张,但它真正让人头疼的是那个三秒的技能封印。
  阵鬼的技能栏一片灰色,施放到一半的技能也被强行打断。
  鬼神盛宴被打断,之前召唤的法阵也到了时限,一个个陆续消散。
  之前负责游走骚扰的蓝方刺客也不知什么时候放弃了之前的目标,集火牧师。
  红方牧师的血刷刷的往下掉,就算他时不时给自己回复也无济于事,之前圣治愈术已经用过一次,还在冷却当中,需要吟唱的回复术只要一施展就会被立马打断,他只有几个瞬发的治愈术可以撑一会。
  已经快半血了。
  不过快了,只要再撑一会。牧师能在地图上看见自家剑客已经摆脱了对方柔道向自己方向赶来,一边的术士也多多少少起了牵制作用。 蓝方战法在己方流氓阵鬼的联手下已经显得有些手忙脚乱。
  烟雾弹的效果已经散的差不多,蓝方弹药又是一个闪光弹丢出,满屏白光。
  牧师偏开头躲避闪光弹致盲效果的同时,刺客上前捅了他一匕首,本来以为只是普攻,却意外发现自己本就不多的血条突然几乎直接见底,只剩下可怜巴巴的一层血皮。同样的,刺客的血条也在瞬间落到只剩层血皮,岌岌可危。
  刺客大招[舍命一击]命中!
  牧师运气不错,没给一招带走,这反而给了术士一个机会。
  燃烧箭矢飞出,目标直指刺客,而仍处于收招僵直状态下的刺客此时避无可避!
  在杂乱的背景音效中,有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基本可以忽略不计,一颗爆缩式手雷恰好就在这时滚落到牧师与刺客两个角色之间的地面上,爆炸。
  红方的救援到底是晚了。
  爆炸带来的气浪将两个角色朝相反的方向推开,顺便带走了牧师的最后一丝血。而刺客则借着冲力后跳,疾驰而来的燃烧箭矢擦着他鼻尖飞过。
  不等术士再有什么动作,刺客就隐匿进自家弹药铺设下的、令人目眩的弹雨中,不见踪影。
  
  
  
  
  
  画面突然停止——是叶修按下了暂停。
  “怎么样,这水平还够看吧?”他环视大家,挑了挑眉,唇角带着点笑意,“虽然说国外荣耀职业联盟成立时间不长,但也不是可以掉以轻心的。如果不出意外,我们会在赛场上看见蓝方的那个牧师和弹药。”
  
  
  场上局势瞬息万变,刚刚这么多动作总共也不过是几十秒、最多一两分钟的事情。这么短的一段时间,足以体现出一个职业选手的能力。
  掩护己方、打断对手进攻节奏,引诱红方上钩,揣测对方的意图并不断变化自己的对策,场上的主动权可以说始终掌握在他手上。可以说,从一开局,红方就输了。战术素养再加上他的个人水平,这个人,很难搞。
   而蓝方的牧师,大局观很好,对于治疗的把控也可以说是无懈可击。不过由于弹药的表现太过耀眼,反而容易让人忽视他的能力。
  
  
  一时没人说话,倒是孙翔突然冒出一句来:“这要真对上,显卡是真的要炸。”
  众人纷纷赞同:张佳乐的百花式打法已经够闪瞎人眼了,再来一个?啧想想都觉得眼睛疼——别说,这个弹药的打法和百花式打法还有点像。
  这么一说,气氛活跃起来,黄少天甚至调侃张佳乐:“张佳乐啊那是不是你失散多年的亲兄弟?”
  “滚蛋,我家只有我一个。
  “最开始的百花式打法是为了辅助,而这家伙是为了更好的进攻。这个人攻击性很强,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不去玩近战职业。他除了个人实力和战术,还有一点不知道你们注意到了没有:他的预判能力简直强的可怕。之前的盲打有效命中率不低,而且很多是有针对性的,可见不是瞎打打中的。还有一些细节上的问题。说实话换成是我我没把握做到这种程度。”
  
  百花式打法的初衷,是为了掩护。那时候孙哲平还在,他的任务只是给他做好掩护、创造机会,而孙哲平就是百花那把狂野而让人胆寒的利刃。
  枪响,雷鸣,剑起,不灭的繁花血景。
  之后孙哲平因伤退役,百花的重担就落在他一人的肩上。成为队长的他咬着牙带着百花跌跌撞撞地向前走去。为了在控场掩护的同时弥补输出的不足,他不得不把一个百花缭乱掰成两个,甚至三个来用。疯起来的时候毫不犹豫,眼皮子都不带眨一下。
  再后来去了霸图,他不再要身兼数职,百花缭乱也就再次回归了辅助的本位。
  
  
  
  
——————————————
  算是写个打斗的存着?私心占了世邀赛tag
  本文背景是国家队集训期间,他们在看某国选手比赛视频。设定各国国家队都由各战队抽调精英组成,为防止对手有针对性的进行训练,所有人员名单都保密,直到世邀赛开幕或开幕之前才公布。于是老叶和喻队就大概推测了一下对方的成员组成,挑了些经典片段来看。
  私设应该会比较多,好久没看原文技能细节记不清了,比如时效什么的。
应该说这篇是先存着,视频前半截红蓝两队互相试探的过程暂时没头绪,以后如果有想法可能会补充。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