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甲基苯丙胺

下半年到19年上半年,备考长弧,写东西随缘。我可能得了一种写到一千几就写不下去的病。

这样子,这里林浔,幸会。
也许是个瞎写文的
热衷开坑记脑洞,三分钟热度。
脑子空空记性不行
偶尔把LOFTER当成囤稿的地方。


赛尔号/原创。兜兜转转了一圈,全职/凹凸/盗笔/剑三/楚留香,然而还是蹲回赛尔……可能这就是提前养老吧。

佛系。
惜缘随缘不攀缘。


我想记录下他们的故事,哪怕只能写出拙劣的文字。
他们都是那么好的人。
有时的我甚至会相信平行世界的存在。

神鬼志异荒唐一场
谈笑一段半生疏狂*

醒木一拍全场寂静
故事,开始了——

#可能ooc,私设,bug预警
#友情向或者微cp,cp滤镜请自备
(每一部分前面写的长的很像cp tag的其实是为了说明出场人物。)
#设定和背景戳这

 1.双叶
  那是我同学家很多年前养过的猫。共有两只,都是姜黄色的中华田园猫,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它们是一对双胞胎。
  比起弟弟的害羞,哥哥则正好相反,不仅胆子大的可以,一小猫崽子像是成了精似的聪明。平常猫能干的和不能干的它都会,像什么糟蹋隔壁家花花草草祸害自家养的鹦鹉,整天撵着鹦鹉跑,吓得鹦鹉边飞边高喊“救命!谋杀!”然后羽毛满屋子乱飘什么的都是小case,同学还不止一次目睹它熟门熟路的扒拉开窗户上的月牙锁或者扒拉开门缝,带着它弟弟溜出去,过几个小时再溜回来。
  然后第二天隔壁的老爷子必定会跑来和自家老爷子诉苦,抱怨你家猫又怎么怎么样糟蹋了我家花花草草......
  它呢,装的和没事人似的,不,没事猫似的,窝在高处淡定的很,就差在脸上写上关我屁事四个字。
  
  只不过后来有一回它又一次独自偷溜出去,却再也没回来。
  
  
  
2.蓝 叶
  “……我的小祖宗诶,你快下来,快下来成不,下来有金枪鱼哦。” 青年把背在身后的手拿出来,手里抓着一盒金枪鱼罐头。
  他拿着罐头晃了晃,打开放在地下。
  那猫蹲伏在房门顶端,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不为所动。
  姜黄色的皮毛油光水润,再加上高度优势,虽然仅仅只是慵懒的蹲伏在那里,却不知为何能从它翡翠般剔透的双眸中看出几分睥睨众生的意味来。
  青年亦抬头与它对视。
  不过没过多久,青年再一次先败下阵来,偏头挪开视线。他认命般叹口气,转身离开,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盒金枪鱼罐头。
  “两盒,总行了吧?不能再多了,再多就没有了!”他无奈道。
  “喵。”绿眸里似有光芒一闪而过,它极人性化地微一颔首,这一幕在青年看来,却是带着勉勉强强的味道。
  它站起身抖抖皮毛,然后从房门顶上一跃而下,落地无声。
  青年沉默的看着猫走近,不慌不忙地开始进食,他突然有点想哭: 天知道当初他是不是脑子被门夹过了才会决定把这猫带回家。这猫能吃就算了,还挑剔的很,现在一餐吃的都比他吃一顿还贵,自己简直实在用生命在养猫。
  那又能怎么办呢,自己捡回来的主子哭着也要好好供起来。
  
  
3.伞 修
  租住的小区楼下有不少流浪猫。
  我时常从牙缝里挤出钱去买些猫粮妙鲜包之类的拿下楼去喂猫,两三个月下来倒也勉强和它们混了个脸熟——至少现在它们见了我不再会像见了鬼一样窜到不知道哪个犄角旮旯里躲起来,也允许我在它们进食时保持一定距离留在现场。
  只有一只猫除外,其他猫进食时它总是远远地观望,从不靠近。
  它太警觉了,警觉到就算离人有一二十来米它也会掉头避开。
  那只猫应该也是上了年纪了,不过应该属于是老当益壮的那一类,虽然姜黄的皮毛不复当初光亮,甚至有点稀疏,但双瞳依旧明亮有神,身手矫健。
  
  
  门卫老冯告诉我,那只猫他认得,它也算是这片的传奇了。
  他第一次见到它的时候,大概还要追溯到八九年前的某个夏日。
  
  日头没入厚重的云层,天空中隐隐滚过闷雷声响——大雨将至。
  门卫室里老旧的吊扇在头顶徒劳的转动,吱呀作响着试图搅动那比糖浆还粘稠的闷热空气。
  就在这样一个午后,老冯在一片昏昏欲睡中看见从马路对面跑来两只猫,一只姜黄一只橘红, 看身形它俩都只是半大小猫。这本来也不算什么稀罕事,不过比较有意思的是,那只橘猫嘴里还叼着一只更小的、与它同色系的猫崽。
  “那猫是我当门卫这么多年来见过最好看的一只了。”老冯端起杯子灌了一口茶水,咂咂嘴感慨道。
  老冯口中他见过最好看的猫是那只大些的橘猫。
  它们不知是哪儿来的,反正那以后便在小区里安了家。
   “那两只大的都很机灵,挺讨人喜欢,院子里的人也经常会给它们喂些东西。”
  “本来我以为这俩小家伙是新来的,又小,会被其他流浪猫欺负,结果没想到它们打起架来还挺凶。到后来简直是打遍整条街无敌手,其他猫猫狗狗都恨不得避着走,哪有胆子来抢食?呵呵。”
  老冯像是想起了什么,脸上浮现出些许笑意。
  “那么,后来呢?”
  “后来啊……宠物医院你知道吧,原来那个医生老方,一直张罗着找人领养小区里的流浪猫。本来也找到愿意把它们三个一起领养的人了,结果没想到就在人家来领猫的前两天出了事。”
  “那只大点的橘猫死了,被车轧的。”
  “……唉。”
  
  
4. 黄 叶
  “喵喵喵喵喵喵!”
  (叶修叶修叶修!)
  年轻的暹罗猫凑到姜黄猫身边不停打转。
  黄猫除了抬起头撇了对方一眼外,再无其他表示,把脸扭开又趴下去睡了。
  于是暹罗绕到了另一边,边叫还边拿爪子扒拉黄猫,总之是卯足了劲闹腾。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叶修叶修叶修睡什么睡起来来玩! )
  “……”黄猫终于忍无可忍地一脚踹开它。
  别吵,哥要补觉,起开。
   “嗷!喵喵喵喵!”
  (靠!老叶你%!*@#*&)
  
  
5.周泽楷
  被留下来在公司加班,忙里偷闲地打开家里摄像头。
  镜头里两只猫或坐或站,时不时起来走动一番,没有什么异常。
  其中一只猫,突然站起来跳到茶几上趴着,直直的盯着某个方向。
  后来的几次加班开了摄像头也能看见这样的状况,同事还打趣我是不是猫看见了什么奇奇怪怪不干净的东西。
   而只有我知道,它趴的那个位置正对着我家房门,而那个点也正是我平常下班的时间。
  它,是在等我回家。
  
  
6.韩 叶
  眼看着对面嘉世一步步壮大到生意火爆到门可罗雀,再到现在终于关门大吉不得不将店面盘给别人,别的不说,到底是天天对着看了近十年,到底还是有些感慨的。
  ——更别说还有那个和自己纠缠了近十年的家伙。
  夕阳一寸寸沉下去,暮色渐重,缅因终于收回自己貌似是看向对面实则放空了早不知道飘到哪里去的目光,起身转回店里去。
  它其实一点不担心那家伙,毕竟那是叶修。
  余晖给它的背影镀上一层金芒,像是最后的加冕。
  
  
  
7. 叶 魏
  他们的初识就是属于典型的不打不相识。
  多年前的某天群猫争食,一片混战中叶修抢了魏琛的鸡爪以后脚底抹油溜了,然后他们为此打了一架。
  多年后他们再次相见的情形与当年比起来也差不了多少,同样也是叶修抢了魏琛的鸡爪子然后撒腿就跑,然后魏琛在后面追了它八条街。
  所以说嘛,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8.喻文州
  在电脑上和客户各种扯皮的时候,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蹭自己腿。低头一看发现是它,这才惊觉自己这段时间忙于工作而将它忽略了。
  将它捞起放在腿上,腾出一只手慢慢给它顺毛。
  “啊,这段时间太忙了都没空陪你玩……今天也是,大概又要熬夜了。”
  它的尾巴一下一下拂在膝盖,似在安抚。  
  
——没事,你忙,我陪你。
  
  
9.孙翔
  这家伙向来睡姿不好,自从养了它,已经不知多少次因相当真实的窒息感从梦中惊醒,等到睁眼一看,要么是这家伙四仰八叉的压在胸口睡得正香,毫无作为罪魁祸首的自觉,要么干脆是被一毛茸茸的大屁股捂了一脸……
  然后还不能说它,才说了几句,它就摆出一副臭脸看你,或者干脆拿屁股对着你。
  不是,你就不能多学学人家小周,多乖巧一孩子。
  要是假装生气了,不理它去干自己的事。等过上一段时间,通过眼角余光就能瞄见它站在身后不远处,嘴里还叼着它平时最喜欢的玩具,正踌躇着要不要上前,似乎还有些难为情的样子。
  这个时候就要装作毫不知情,等它最后自己凑上来或者纠结半天后离开,不过不用担心,就算是离开了,过几分钟后它又会犹犹豫豫地回来。
  
  以及很重要的一点是千万不能笑,否则你就会挨上一爪子,这是恼羞成怒了。
  
  
10.陶 叶
  下午上学看见街边店铺门口有个小哥企图遛猫。
  小哥给猫套了狗绳,在拉绳子,边拉还嘴里边叨叨:“走,走。”
  猫刚开始还弓着腰抓地不肯走,被拖得不得不走了两步以后,就直接打了一个滚儿瘫在了地上,然后无视边上的小哥,举起一条后腿开始舔毛。
  猫:【朕无视了你的消息并就地打了一个滚】
  
  
 

——————————————
  在找资料的时候,看见知乎一个答主说她家暹罗叫秋葵,一瞬间很想笑
  黄叶那个,是网上有一个猫的GIF动图233不过我完全写不出来画面感...
  小周那个也是网上看来的梗。
  死亡之手≈鸡爪
  10是亲历,至于为什么是陶&叶是觉得这个和陶想让叶修拍广告受采访什么的然后叶修打死不去会有一定的相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