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甲基苯丙胺

下半年到19年上半年,备考长弧,写东西随缘。我可能得了一种写到一千几就写不下去的病。

这样子,这里林浔,幸会。
也许是个瞎写文的
热衷开坑记脑洞,三分钟热度。
脑子空空记性不行
偶尔把LOFTER当成囤稿的地方。


赛尔号/原创。兜兜转转了一圈,全职/凹凸/盗笔/剑三/楚留香,然而还是蹲回赛尔……可能这就是提前养老吧。

佛系。
惜缘随缘不攀缘。


我想记录下他们的故事,哪怕只能写出拙劣的文字。
他们都是那么好的人。
有时的我甚至会相信平行世界的存在。

神鬼志异荒唐一场
谈笑一段半生疏狂*

醒木一拍全场寂静
故事,开始了——

“长官,你说这些人怎么这样!”布布种子愤愤不平的把手中平板丢开。

她作为联盟官号的管理人员之一,先前闲着没事上号却发现在昨天通过官号发表的关于伊优因公殉职的讣告转发里出现了诸如“死得好死得妙死的呱呱叫”“他早该死了,干得漂亮”“在他那种位置上的,都没有什么好东西,死了算了”之类的言论。

布布气到浑身发抖,红了眼眶。她望向盖亚:“长官,你说,我们这样做,到底为了什么?为了这样的人,到底值得吗……”

盖亚捡起平板扫了几眼,末了拍拍布布种子的肩膀。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只不过是为了让大多数的人们对明天有信心。”







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人不惮以最恶毒的语言去攻击那些为人民利益付出生命代价的烈士英雄们。
像警察军人,还有一些默默隐藏在幕后的科研人员,他们平时看着好像没什么用,但在关键时却是国家与人民最坚实的盾与最锐利的刀刃。
最近看了一个是黄旭华老院士被人侮辱和杨雪峰警官的事情,蛮难受的。
中国s.b千千万,网络空间占一半。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