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甲基苯丙胺

下半年到19年上半年,备考长弧,写东西随缘。我可能得了一种写到一千几就写不下去的病。

这样子,这里林浔,幸会。
也许是个瞎写文的
热衷开坑记脑洞,三分钟热度。
脑子空空记性不行
偶尔把LOFTER当成囤稿的地方。


赛尔号/原创。兜兜转转了一圈,全职/凹凸/盗笔/剑三/楚留香,然而还是蹲回赛尔……可能这就是提前养老吧。

佛系。
惜缘随缘不攀缘。


我想记录下他们的故事,哪怕只能写出拙劣的文字。
他们都是那么好的人。
有时的我甚至会相信平行世界的存在。

神鬼志异荒唐一场
谈笑一段半生疏狂*

醒木一拍全场寂静
故事,开始了——

群宣,占tag歉

隔着一堵墙都能听见里边闹腾,不需要细听就能猜出是那一大一小两只伊兰迪在拽着瑞尔斯企图给他烫头。

我摇摇头,打开文档,敲下这些文字:

这是一个不算太正经(实际上就是不正经)的赛尔语c群。
说来惭愧,去年年底建立至今却只有寥寥几人。
本来早该弄个正经群宣的,但是因为大家互相推锅而拖到现在。眼瞅着再不群宣什么的就要凉了——凉的像塞西利亚的冰原,冻到连冰皇都不想出门的那种。
所以打算找点人来,好歹闹腾闹腾也算有点人气。
这里是门牌号:633784115
哦据说群宠盖亚。
……

然后……然后就没有了。
毕竟的确没什么好说的,我也根本不会写什么劳什子群宣。
真是令人头大。
想起上次瑞尔斯跟我说“来来来群宣的重任交给你了”的那个样子,实在让人忍不住 想起抗日剧里的共产党:“小同志,组织上的任务就交给你了,不要让组织失望啊!”
……我是不是应该配合一下意思意思:“保证完成任务?”
啧,麻烦。
上次和盖亚聊天的时候提起这个,他表示我可以着重写一下瑞尔斯和伊兰迪这俩家伙有多么不要脸。
我觉得OK,刚好可以拿来凑字数。其实伊兰还好,瑞……也还好。
如果除去他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执着于把我塞麻袋然后拿去卖钱和把群宣丢给我这两件事情的话。
哦,还有企图给我整爆炸头。

里边突然安静。
看样子是伊兰又被塞小黑屋了。
真惨。
点个蜡给他意思意思。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