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甲基苯丙胺

下半年到19年上半年,备考长弧,写东西随缘。我可能得了一种写到一千几就写不下去的病。

这样子,这里林浔,幸会。
也许是个瞎写文的
热衷开坑记脑洞,三分钟热度。
脑子空空记性不行
偶尔把LOFTER当成囤稿的地方。


赛尔号/原创。兜兜转转了一圈,全职/凹凸/盗笔/剑三/楚留香,然而还是蹲回赛尔……可能这就是提前养老吧。

佛系。
惜缘随缘不攀缘。


我想记录下他们的故事,哪怕只能写出拙劣的文字。
他们都是那么好的人。
有时的我甚至会相信平行世界的存在。

神鬼志异荒唐一场
谈笑一段半生疏狂*

醒木一拍全场寂静
故事,开始了——

       寒假的群活动,混更。
   大概写的不太好,没写出想要的感觉和效果,将就着看吧,如果人物崩了请指出然后捶爆我,对于人物我是真的虚。剩下的屁话在文末。
  bug预警,爆粗预警。 没有明显cp向吧emm
  大概是一个粗口和内心吐槽蛮多的菜鸟特工雷队和一个有点疯的退役车手盖。
  
  
  
  
  
  
  伴着一声枪响,司机脑后爆出一蓬血花,身子一震便向前倒下,方向盘也在他体重的压迫下偏转。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眼看原本直行的车下一刻就要开上街道撞进店铺里去,雷伊再没心思去抱怨自己今天的霉运连连,忙从副驾驶座上半探过身一把推开司机尸体,抓着方向盘往反方向奋力一打——
  车子便猛的转了向,又冲向对面车道迎面驶来的车,于是雷伊再度手忙脚乱的转向。在雷伊那蹩脚的操作下,整辆车像是喝多了酒——哦不是大概是喝疯了一样在道路上横冲直撞。
  真·蛇皮走位。
  “吱——嘭!”几近失控的车一路剐碰了不少车辆后撞上街边路灯才算彻底消停。车碰歪了路灯,现在前半个车身已是“骑”上了向前倾倒的灯杆,正悬空着,上上不去下下不来,场面一度异常尴尬。
  呃不过如果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未必是个坏消息:毕竟经过这么一折腾,引起的连锁反应已经让这个繁华的十字路口乱成了一锅粥。那些人的车被卡在这里也一时半会出不去,这反倒给雷伊的脱逃创造了机会。
  再说了,反正他不会开车,车给他还是白搭。不如靠腿。
  “咳……该死……”雷伊跳下车,顾不得四起的喇叭声和司机谩骂声,张望了一下就随便就近挑了一个小巷跑进去,期望借此摆脱后面那群尾巴。
  没有时间给他纠结路线,刚才张望的时候他已经看见那些人下车穿过车流朝自己摸过来。
  天晓得他为什么这么倒霉,第一次独立出任务便被人泄露了行踪,搞得现在处处被动。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没用,要是骂人能解决问题,雷伊早把泄密的那人弄死千八百回了。
  瞅见小巷尽头处露出的半截车尾似乎是一辆taxi,雷伊心中一喜,再度加快脚步。
  意外的,出租车车门并没有锁。雷伊箭步上前,拉开副驾驶车门上车再关门,一连串动作一气呵成,倒是司机被他这么一个突然跳上车的陌生人给吓了一跳。
  雷伊显然不想和对方多解释什么,只是急声道:“师傅,先往城北走,具体地址等会告诉你。快一点,我赶时间,价钱好商量!” 雷伊一面说着,右手却按在腰间的手枪上。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只要司机说一个不字,他就立马掏枪顶在对方腰眼上。
  妈的开什么国际玩笑,都这个节骨眼上了,不行也得行!
  他预想的最差情况并没有出现。
  司机有些懒洋洋地应了一声,将车发动。雷伊仍盯了他一会才松开枪,探手入怀,再次确认那个U盘还在自己贴身衣袋里安静躺着后,又转回头去,等看见那群人找不到代步工具暂时追不上来,雷伊这才稍稍放松了些。
  雷伊掏出手机,想了想干脆摇下车窗把手机丢出去,又变魔术似的掏出另一部。
  “怎么把手机丢了?”
  “呃?那个不能用了。”雷伊一怔才反应过来是司机在和他讲话。
  “哦~也难怪,毕竟是有钱人,手机用一个丢一个也不心疼。”对方把那个哦念得那叫一个抑扬顿挫意味深长,话里明晃晃地带着刺。
  雷伊听了又是一怔,继而暗自苦笑起来:这次任务他的伪装身份是一名富家子弟, 一身名牌从头到脚,再加上刚刚扔手机的举动,难免会给人一种把钱不当钱看、肆意挥霍的印象。
  话说这家伙不会是仇富……吧?
  再说那个手机只有最基础的反监听设置,雷伊可不敢冒着被监听和通过定位被找上门来风险再去用那个手机。毕竟他目前对对方几乎一无所知,也不知道他们对己方计划有多少了解,所以原定于在城东某处交接的方案已经作废,他得联系上级重新确定下一步交接的地点。
   为了稳妥起见,他自然不能再用那个手机,不过还好为了以防万一,他这次出来还带了一个加密等级更高的,不然大概是要当场GG了。
  ——当然,这些话雷伊是不可能跟对方解释的。
  他没再接话,发送完短信就把注意力放在注意四周情况上,而对方也没有再开口的意思。
  一时无话。
  
  
  
  雷伊终于等来下一步指令,上头的要求是尽可能甩开尾巴,出城往西北方走,会派人过去根据情况随机接应。
  不多时,雷伊就发现不断有车辆从各个路口转出跟在自己后面,不远不近地吊着,他有些不安地抿了抿唇,咽下一口唾沫。
  他们又追上来了。
  他现在也没什么办法,只得一再催促司机尽可能的加速,翻过身密切观察后方的同时顺便思考一下怎么安全地出城。
  雷伊不怎么看得到前方路况,只是突然觉得车速变缓直至停止,他吓了一跳,脑内瞬间闪过车没油车故障前边堵车司机反水之类一大串乱七八糟的可能。
  结果等他转回头一看,红灯。
  得,凉凉。
  
  “那个,师傅我是真的赶时间,有很重要的事。正好前边没车,直接闯红灯过去,违章惩罚回头我找人帮你消掉,我有个朋友在交管那边做事还是能说上点话的。回头我再请你吃饭或者帮你做点什么事,成不?”
  算了算了,任务要紧,大不了回头被叨叨一顿。
  雷伊看看红灯倒计时又回头看看后面,眸光一沉,但还是秉持着先礼后兵的原则开口,同时手再次摸上了腰间。
  “后面那些苍蝇是冲你来的?”
   “……对。我要出城,你有没有办法甩掉他们?”既然被对方看出来了,雷伊干脆直接点头承认。
  “噗……办法?别的我不敢说,但如果是玩车的话,我盖亚说第二,可没人敢称第一!”自称盖亚的青年闻言轻笑一声,声音不大,却有着无与伦比的自信。
  盖亚?好像印象里有个赛车手也叫盖亚……是巧合还是同个人?雷伊暗自嘀咕着。
  “我也不要你请客,你既然在交管有人,不如帮我把运营证办下来吧。”
  说着盖亚将车启动,挂挡,踩油门,小小一辆taxi就这么发出与它外观完全不相符的、巨大的轰鸣声,无视红灯咆哮着窜了出去,一个漂亮的甩尾后车子就拐进十字路口左边的街道。
  因为惯性,雷伊猝不及防之下直接一脸怼在了车窗上。
  “嘶……卧槽等等你居然是黑出租???”雷伊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仿佛自己一不小心踏上了贼船。
  哦,不是贼船是黑车,不过好像也没差?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
  不是,你是个黑出租怎么就这么有理啊?哪有这么理直气壮理所当然的?敢不敢有一点身为黑出租的自觉啊?!啊???
  雷伊突然后悔出门前没买个保险。
  盖亚当然听不见雷伊的内心三连,他不断蛇行变道避开车后子弹的同时甚至饶有兴致地开始哼歌,时不时来个漂移甩尾什么的,看起来颇为愉悦。
  “我草草草草——你悠着点!慢点啊啊卧槽——”
  “闭嘴,你很吵。”盖亚甚至还有空闲腾出一只手来调整了一下后视镜,顺便打开车载音响。下一秒汹涌而出的摇滚乐将雷伊的抱怨彻底淹没。
  “我不就开快了点,你反应那么大干什么——而且之前不是你一直催我加速吗?”
  “……”
  盖亚车开的开心,可是雷伊却没这么好过了,毕竟他晕车。
  虽然已经努力抓着车顶拉手来稳定自己,但还是因为各种急转不住地晃过来晃过去。开始还好,时间久了雷伊就觉得自己胃里从最开始的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到翻江倒海了——就仿佛有八个孙猴子在里面上蹿下跳可劲敦敦敦的那种翻腾。
  雷伊皱着眉企图把反胃的感觉压下去,却没什么效果,头晕得难受, 脸色也越发不好看起来,自然也没心思说话。
  “哟,晕车了?你车门侧边摸摸看有没塑料袋,想吐了用那个。你要是敢吐我车上,我就一脚给你踹下去。”盖亚眼角余光瞥见雷伊脸色不太对,挑了挑眉似笑非笑道。
  雷伊本来还想强撑,但认真思考了一下盖亚把这话付诸实践的可能性,还是乖乖去找垃圾袋。
  “谢……卧槽!……谢谢……”雷伊本来摸到塑料袋挺感激地跟盖亚说谢谢,结果说了一半又被盖亚一个急转给甩车门上了。
  雷伊现在开始有点怀疑这是不是盖亚发现他晕车后在故意整他。
  
  
  
  不得不说盖亚车技是真的好,对路况也够熟,就这没多会功夫已经成功把后面的其中两辆车坑翻了车。
  不仅后面咬的紧,前边又有麻烦了。
  他们转过一个街角,前面出现的不是宽敞大道而是一字排开堵住着了路的车队,对方显然是早候在这儿了。
  “靠!”雷伊惊呼。
  盖亚却像是没看见似的,车速不减甚至还往上提,直往前冲。
  “等等等等你疯了吗没看见前面的车吗!我靠你不会要直接冲过去吧?!”
  “冲你大爷的冲,你会你来开啊?不会别瞎逼逼,我有办法。”盖亚不为所动,就在雷伊快要扑上去抢他方向盘时才冷哼一声甩出两句话来。
  雷伊掂量了一下自己的垃圾车技,噤声缩回了手,最终决定还是信盖亚一把:最差不过车毁人亡嘛,怕什么。
  不过就算他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就这么一两句话的时间他们与前边车队的距离就只剩下三十余米。
  盖亚突然向左猛打方向盘,同时右手拉起手刹,轮胎与路面的刺耳摩擦声顿时响起,雷伊甚至能看见车窗外升起大量淡蓝色的烟雾,一股橡胶燃烧的刺鼻气味钻入鼻腔。
  车后轮瞬间抱死,以后轮为中心,前轮滚动使车辆转向,车尾则在惯性的作用下猛然甩出——这是一个精彩的180°前进调头!
  后面追击的车辆大概也没想到这一出,猝不及防之下有两三辆车就刹车不及撞进沿街店铺和己方车队里。
  调头后几乎没停,盖亚左手稍回方向盘,油门一踩,再次加速,利用对方队形空当进行突围。
  “呼——”雷伊紧绷的神经骤然放松,向后瘫倒在靠背上,“我说,你下次有什么大动作能不能早点……”
   然后他就瞅着盖亚方向盘一打,冲着边上两栋建筑中间的空隙去了。
  等等,卧槽?!那两栋楼之间的空隙??? 那个宽度塞不下这辆车的啊啊!
  某种程度上觉得自己刚刚死里逃生一回的雷伊刚缓过神来就看见眼前这一幕。
  靠,贼鸡儿刺激。
  “我靠你他妈在干什么?自己往墙上撞吗?!”要不是有安全带捆着,雷伊这会大概已经从座位上直接蹿起来了。
  “嗤,这就撑不住了?坐稳了小菜鸡,这才刚刚开始呢!给我抓紧了——”喧嚣乐声里隐隐约约传来一声笑,最后一句话声音骤然拔高,盖亚几乎是用吼出来的才盖过正处于高潮的音乐,勉强让雷伊听清。
  “……哈?”
  在即将撞上墙的那刻,雷伊只觉得视角突然一斜,升高,然后车身一震。也不知道盖亚用了什么法子,使车整个倾斜,只用盖亚这一侧的车轮着地前行,雷伊那边的车轮则架在墙上,这也是车身突然一震的原因。
  也正因为这个动作,才能强行挤进这个比车略窄一点的缝隙。
  而后面那些车,不说他们有没有这个能力,就算是有也进不来——他们的车普遍比盖亚的更宽些。
   抄了个基本不能叫做近道的近道,又玩了个把戏故意带错路上了立交桥,然后从桥上直接冲破栏杆飞跃而下,碾过下边刚好路过的厢式货车车顶缓冲落地。别人没有盖亚这技术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得停下。
  于是他们成功把后面的那些人甩开一大截顺势出了城。结果还没多久那些人又不死心的追了上来,牛皮糖一样甩也甩不掉。
  然后又是前后包抄。
  啊,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不同的是这次再没地方给盖亚发挥。这是一个从弯道边上延伸出来的沙土平台,除了靠道路的那一侧,边缘往下都是陡坡。
  车被逼停。
  包围圈逐渐缩小。
  避无可避。
  “喂,敢不敢和我疯一把?”盖亚转头,咧嘴一笑。
  “……你难道不是一直在疯?随便你吧。”反正飙了一路也差不了这一下。
  雷伊无奈,甚至有点破罐子破摔。
  “嗯。坐稳点,等会被甩出去可别怪我没提醒过你。”盖亚眯眸盯着前方,舔了舔唇。
   他迅速而熟稔地把方向盘打满,伸手挂上一档,踩着离合又将油门轰上起码4000转,轮胎磨损燃烧的烟雾渐起,车身颤抖止不住轻摆,发出怒龙般的低沉咆哮,却碍于离合不能尽情释放。
  盖亚猛的松开离合,却仍踩着油门,得了赦令的车在原地开始转圈,掀起一地沙土。沙尘混合着烟雾模糊了视野,形成效果不错的掩护,也使对面产生一阵小小的骚动。此时雷伊甚至只能看见对面模模糊糊的影子,对方也是如此。
  盖亚找准时机,驾车直冲出了平台!
  “——砰!”虽然是个实打实的硬着陆,但是在盖亚的控制下到底没有一头栽地,而是狠狠地颠了一下后继续颠簸着、没有丝毫减速甚至更快地向前冲去。
  这个陡坡往下放眼望去都是大小不一的石块和谈不上密集却也绝不能说是稀疏的灌木。大概平常也是人迹罕至的地方,这里就根本没有路。过快的车速和复杂而陌生的地形极大的考验着驾驶员的技术和应变能力。
  盖亚这会儿把十二万分的精神全放在了驾驶上,根本没空理在边上死抓着拉手惊呼着的,语无伦次到不知道哪旮旯方言都蹦出来的雷伊。
  “哗啦”“砰”“噼啪”一路下来不知迎头撞上多少树枝杂物,以至挡风玻璃上都出现蛛网般的龟裂。
  车身一顿,前轮不知被什么东西所绊,车辆顺着惯性向前翻滚几周后终于被盖亚控制住重回正轨,还没等他松口气,突觉脚下异样。
  盖亚连踩几脚刹车,坐实了他的判断:刹车失灵。
  盖亚阴沉着脸拧紧眉头,他之前在空中留意了一下大致地形,看清这里其实是一个河谷。陡坡先陡后缓,此处两边是树,前方地势稍高,是一个类似断崖的地形。断崖之下便是河。
  不行,来不及了。
  得弃车。
  “喂,车子坏了,准备跳车。你先把安全带解了,我喊跳你就跳!”盖亚一只手扶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把车锁打开,接着解开自己的安全带。
  雷伊点头表示了解。
  “三——二——一——跳!”
  

  
   一切喧嚣落幕后,余下来的,只有寂静。
  比如现在。
  林中鸟兽受惊早已远远避开,不知所踪,唯有远处车辆残骸在静静燃烧,偶尔里面有什么东西爆裂开,发出噼啪的响声。
  “咳、咳咳……”雷伊撑起身子,踉跄着起身,终于扶着树站稳。
  在这近乎死一样的寂静中,雷伊一时间竟有些茫然,有那么一个瞬间他甚至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可他背部的闷痛又明确无误地提醒着他自己还活着的事实。
  他晃晃头勉强找回一丝残存的理智,才想起来自己前面从像洗衣机滚筒一样的车厢里跳出去,落地后直接摔了个七荤八素,滚了几圈没收住,最后后背撞上一块大石头才停下的事情来。
  雷伊伸手去摸衣袋。还好,东西还在,他想。
  等等……
  雷伊突然想起那个疯子司机。
  他呢?
  雷伊在另一边的林子旁找见了盖亚。彼时盖亚正侧躺在地上,背对着他半蜷起身体,一动不动。
  “……盖亚?”雷伊试探着开口,却没有换来一丝回应。
  雷伊心一沉,摇摇头把脑子里浮现出的不好想法丢掉,这才走上前去。
  离得近了才发现盖亚的身子随着呼吸在起伏,他还活着。奇怪的是盖亚的身子在微微颤抖并且伴随着一些略显奇怪的声响。
  雷伊终于听出那是闷笑。
  雷伊怀着疑惑扒拉了盖亚一下,让他转过身来。
  盖亚的笑声便也不再收敛,大笑着到最后几乎笑出眼泪来。
  雷伊吓得退后一步,拿看智障的眼神瞅他。
  “哈哈哈……抱歉吓到你了。不过好久没这么刺激,真他妈的,爽!” 盖亚笑了一阵也逐渐收声,坐了起来。虽然同样一身狼狈,他看向雷伊的眼中却有名为疯狂的火焰在突突跳动,光芒灼眼。
  “……你他妈可别是个疯子吧。”
  妈的浪费老子感情。雷伊有些冷漠地想,顺便给了盖亚一脚。
  “起来,走了。”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接下来啊例行瞎逼逼时间 (我怎么废话这么多)
  写完觉得ooc?抽签一时爽,卡文火葬场。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逃亡别坐黑出租,小心路人司机甲突变飙车大魔王。
  蛇皮的本意是垃圾,蛇皮走位就是吐槽这个走位坑、垃圾,然后后面莫名变成形容走位灵活??
  雷队前边自个开车那里,我忍不住就自动带入龙叔的:“倒霉倒霉倒霉倒霉”
  180度调头和原地转圈(烧胎)是查过了,那个单边着地的找了一下没找到操作方法,然后烧胎也是瞎扯毕竟看晕了不知道到底是咋整。
  有bug。
  然后投梗的太太表示想看可爱点的,我觉得我尽力了但是还是写成满屏雷队的吐槽和粗口(救不了救不了……)大概就一个粗口很多内心吐槽也蛮多的雷和一个有点嘲讽有点疯的盖?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