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甲基苯丙胺

下半年到19年上半年,备考长弧,写东西随缘。我可能得了一种写到一千几就写不下去的病。

这样子,这里林浔,幸会。
也许是个瞎写文的
热衷开坑记脑洞,三分钟热度。
脑子空空记性不行
偶尔把LOFTER当成囤稿的地方。


赛尔号/原创。兜兜转转了一圈,全职/凹凸/盗笔/剑三/楚留香,然而还是蹲回赛尔……可能这就是提前养老吧。

佛系。
惜缘随缘不攀缘。


我想记录下他们的故事,哪怕只能写出拙劣的文字。
他们都是那么好的人。
有时的我甚至会相信平行世界的存在。

神鬼志异荒唐一场
谈笑一段半生疏狂*

醒木一拍全场寂静
故事,开始了——

春寒

  “嘶……”
  盖亚现在有些后悔。
  他刚从家楼下防盗门里出来就被料峭春风当头糊了一脸。
  甚至连昨晚睡翘的、出门前用水胡乱压下的那撮乱发也在风中重新挺立起来,不依不饶的样子看起来比它的主人还要精神——尽管后者看起来丝毫没有意识到这点。
  不过这并不重要。
  天知道这大早上哪来这么大的妖风,还不带歇的……冬天都没这样。
  然而现在盖亚身上只有一件短袖,还是出门前随便从衣柜里抓的T恤,有点薄。
  这就有点尴尬了。
  盖亚可以明显地感觉到自己裸露在外的皮肤在迅速失温,他也有心折回去拿件外套,但是想了想最终还是打消了这念头:瑞尔斯还在家里。
  
  盖亚还记得几分钟前发生的对话。
  那时他换了鞋准备出门,瑞尔斯叼着牙刷从卫生间转出来,说话间有白色泡沫从唇边溢出,看起来滑稽极了——像极了圣诞节时街上扮相糟糕的圣诞老人。
  瑞尔斯的声音含含糊糊:“你就这么出去?”
  盖亚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短袖长裤。
  似乎的确有点少。
  他又飞快地瞟了一眼窗外,外头阳光灿烂。冬天过去,天亮的时间越来越早。尽管现在只是六点多,天早已大亮。太阳升起来,今早的阳光尤其漂亮,仅仅是在屋子里往外看去也叫人不由得心情舒畅起来。
  于是他说,没事,等会就升温了。
  
  好吧,事实证明他错了。
  不过尽管这样,盖亚还是宁愿躲在公交站点避风处跳着脚候车,随便搓搓几下胳膊几乎能搓下一地鸡皮疙瘩,而不是跑回去拿衣服。 虽然这个表述夸张了点,但他也的确是这么干了。
  不为什么,仅仅是不想让瑞尔斯知道而已。毕竟瑞尔斯那张嘴里,通常是吐不出什么好话的。
  要是让他知道五分钟前还信誓旦旦的表示外面不冷的自家弟弟,五分钟后又因为差点冻成狗跑回来拿衣服,他大概就这事能花式嘲笑盖亚至少三天。
  盖亚一直觉得瑞尔斯这人够无聊的。不然谁会闲着没事干去把他从小到大做过的、甚至连他自己都已经不太记得的那些陈年旧事都记得清清楚。而迄今为止,这些事的唯一用处就是私下里两人吵架斗嘴互怼的时候,瑞尔斯突然翻出来噎他一下再顺便嘲笑一番了。
  这不是吃饱了撑着是什么。
  还好瑞尔斯从不把这些破事往外抖,要是这样盖亚又非得和他打上一架不可。
  
  车来了。
  
  
  
  
  
  值得一提的是,这天早上迟些时候,盖亚收到了一条评价。
  来自布莱克。
  布莱克说这话的时候一本正经,仿佛他要说的不是别的,而是要在全球某重大会议上发表的演讲。
  “整栋楼几百个人,穿短袖的傻逼一个上午我就看见你一个。”
  还在傻逼两个字上特意咬了重音。
  盖亚听完当即就冲人比划了一个中指,抄起手边的一个保温瓶砸过去。
  嗯,感谢雷伊同志“友情”提供的红枣枸杞茶。重量大小和手感都挺称手。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