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甲基苯丙胺

下半年到19年上半年,备考长弧,写东西随缘。我可能得了一种写到一千几就写不下去的病。

这样子,这里林浔,幸会。
也许是个瞎写文的
热衷开坑记脑洞,三分钟热度。
脑子空空记性不行
偶尔把LOFTER当成囤稿的地方。


赛尔号/原创。兜兜转转了一圈,全职/凹凸/盗笔/剑三/楚留香,然而还是蹲回赛尔……可能这就是提前养老吧。

佛系。
惜缘随缘不攀缘。


我想记录下他们的故事,哪怕只能写出拙劣的文字。
他们都是那么好的人。
有时的我甚至会相信平行世界的存在。

神鬼志异荒唐一场
谈笑一段半生疏狂*

醒木一拍全场寂静
故事,开始了——

灼华

#盖亚生快
#假装是盖亚生贺,其实是来不及写了存稿顶上√
#友情向,强行组cp的话大概微盖雷/雷盖/盖缪
#私设武侠古风注意(大概?)
  
  
  
——孤烟无垠万里沙  幸能与你踏
      秦州冷夜你目光  灼灼如月华*
  
  
  
  
  “雷伊,你躲什么?拔剑!”伴着一声低喝,长刀朝雷伊斜劈而下。
  雷伊无奈,却仍未拔剑,只是举起剑鞘格挡,掌心内力喷吐几分,透过剑鞘将对方长刀震开。趁对方受反冲之力身形微滞之时,脚下步伐不停,提气轻身,脚尖一点便轻飘飘退开丈余。
   啊……真是麻烦……
  雷伊微微敛眉,暗自叹了口气——经过刚才的短暂交手,他大概猜到对面那个莫名其妙冲上来拔刀就砍的家伙是谁了。就算他不识得来人,但也绝不会认错那把江湖上鼎鼎有名的破天刀,而提起破天,就不能不让人联想起它的现任主人——盖亚。
  此人是个武痴,热衷于与人切磋,传说一心追求武道巅峰。传说的事不知真假,初入江湖就跑去找江湖上有些名气的同辈切磋的事倒是真的,后来便发展到去挑战各大势力的前辈。 雷伊也收到过他的挑战,只不过那时雷伊因有事外出而错过。
  不说盖亚几乎干翻了所有年轻一辈,有不少成名已久的老前辈也败在他手下。某位前辈还因此觉得失了面子,干脆纠集了一伙人围杀盖亚。结果呢,盖亚拼着重伤的结果直接在里边杀了个七进七出。
  自此,盖亚名声大噪。
  观其行事举动,像是个磊落豪爽之人,似乎也能当得起一个侠字。
  值得一交。
  但是话说回来自己好像没在什么地方招惹过这位大爷吧?难道是来切磋的?
  盖亚扛刀在肩立于原地,看起来没有上前的意思。
  雷伊冲盖亚抱拳遥遥行了一礼,道:“在下的确有要事在身,还请阁下……”
  雷伊并没有扯谎,他的确是有事在身。他本是为了追捕一群贼人才路过这里,结果盖亚突然跳出来一搅和,贼人现在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都。
  “莫要阁下阁下的了,我就问你一句。雷伊,你不拔剑是看不起我还是说……你、怕、了?”雷伊话还没说完,就被盖亚抬手打断。
   雷伊盯着对方的眼睛良久,忽的又叹了口气。他觉得今晚叹的气比自己过去一年里叹过的还多,大约都可以叹倒一座山了罢。
  雷伊是不知个中缘由,要是知道他也就能理解盖亚为何今天执意缠着他死活不放了:
  盖亚想与雷伊打架其实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只是雷伊向来行踪不定,盖亚有意无意去寻了他几次都不能遇上。 今天赶好碰巧遇上了,你说盖亚怎么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
  “可是你醉了。” 雷伊顿了顿,补充道。
  江湖传闻中,总有些什么人号称“酒乞”“酒仙”,说是喝的越多武功越高。雷伊并不相信,甚至觉得有些可笑。
  他不知道传说中的事有几分真假,只知道酒喝的多了,或许会壮胆,或许会多几分力气,但反应一定会迟钝许多。
  应付些虾兵蟹将可能还没什么,但若是高手对决,一方如此,必死无疑。
  在对方喝了酒的情况下比武,胜之不武。
  “我没醉。”
  往往喝醉的人才会说自己没醉,雷伊腹诽。
  “是酒撒衣服上了。”盖亚用手扯扯胸口衣服,示意雷伊看。
  那上面的确有一片深色水渍。
  ……行吧,你赢了。
  都说世上唯有疯子与醉鬼这两种人最难相与,因为这两种人都是讲不通道理的主儿。刚才近身的时候他便嗅到盖亚身上的酒气,重的紧。虽然看起来眸光清明,不像是喝醉的样子,加上他的解释,似乎是可信的。但天知道这家伙是不是喝醉了硬是说自己没醉,突然发酒疯。
  所以不如先顺着他的性子来,大概也能少点麻烦。
  不管怎么说,今天这一架是在所难免了。 雷伊想。
  “那请吧。” 雷伊站成不丁不八的姿势,做出起手式持剑而立。
  “好,来!”

  
  之前笼着月亮的薄云忽的散了,月光凉凉地撒下来。
  月是冷的,出鞘的刀剑却更冷。
  像是迫于此处逼人的压力,夏虫的低语不知何时也悄然停滞。
  没有人动。
  高手过招往往胜负只在一瞬间,沉不住气先出手者固然可能占得先机,却更有可能露出破绽。
   二人都只是紧盯着对方,寻找机会。
  突然,有人动了。
  是盖亚。
  盖亚箭步挥刀上前,雷伊亦拔剑迎上。
  刀剑相交。
  刚一交手,雷伊便感到了盖亚带给他的压力。
   是个劲敌!
  盖亚的刀法毫无花哨,谈不上有多好看,实用性与进攻性却是极强。刀刀凌厉,直指要害,善于抢攻,步步紧逼着,一旦对方露出破绽,便能趁机一刀毙命。
  就像方才起手那一刀,简单直接。也正因为简单,之后才能衔接诸多变招,令人防不胜防。雷伊敢打赌,自己所有可能的反应都在对方意料之中,所以他才选择了相对保守的格挡。
  这是个棘手的家伙,不过这也成功激起了雷伊的好胜心——不管性格再怎么沉稳,他到底还只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 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
  “铛——”兵刃于半空相击。
  雷伊手腕翻转,随着手上动作,剑锋一转划过刀刃,将剑上压力巧妙卸去,紧贴上刀侧。而后迅速上翻,变成与之前相反的、剑上刀下的位置。他手上施力将刀向外侧下压,剑锋沿刀背擦过,削向盖亚握刀的手。
  盖亚不与雷伊硬碰,而是顺着雷伊的力道,任由刀被荡开。他稍微偏了身避开剑锋,却抢上前一步,左手抬起便是一掌直直拍向雷伊胸口。
  雷伊一击不中,本想追击,可盖亚一掌拍来,他只得放弃,改为与盖亚结结实实对了一掌。
  他们到底还记得自己是在切磋,不约而同只用了八分力。不过这也足够了。两掌相对,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噔噔噔倒退三步,站稳。
   四目相对,里边是毫不掩饰的灼热战意。

  
  这个夜晚和这个夜晚里所发生的一切注定都不平凡。以至于很多很多年以后,雷伊仍能清楚的记得当时的情景,更不会忘记的是盖亚当时的目光,明亮而又炙热,仿佛里边蕴藏着光与火。
  他们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自己。
  

  没有什么好说的,战!
  稍稍喘了两口气,两人再次战成一团。雷伊手腕抖动,带起剑影道道,似乎化出千万剑光,交织成网,以灭顶之势将盖亚笼罩。这一招极电千鸟乃是他基于一剑化三清的原理上自创的剑招。这些剑光可不是什么花架子,它们可虚可实,只要雷伊想,任何一道剑光都能化为实体。要做到这样,除了需要深厚的内力支持,更要精准到可怕的控制力。
  面对这漫天剑光,盖亚不慌不忙,只是前踏一步,横刀于胸前,随即一刀平平推出。这一刀明明看起来平淡无奇,却给人一种不可阻挡之感。像是暴风雨中的磐石,沉稳,坚不可摧。
  剑光刹那间消散殆尽。
  挡住了。
  盖亚似乎早已料定,真正的一剑会出现在那里。
  转眼间两人过招已数十回合。刀法势大力沉,剑招灵活却不失沉稳,一时竟分不出上下。
  ……
  几乎是同时。
  剑与刀,在与对方脖颈相距不过一寸的地方戛然停下。
  太近了,刀气甚至在雷伊颈间留下一道浅浅血痕。
  “我输了。”两人异口同声。
  雷伊收起剑还想按着切磋的规矩再行一礼,手才刚抬起来就被盖亚一个巴掌拍在肩上。猝不及防下身子差点一个踉跄,动作更是走了形。
  两人沉默着对视了一会,最终相视大笑。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不打不相识,也几乎算是一见如故。
  是宿敌,亦为挚友。
  

  而今,距当初盖亚在雷伊这儿停留了一阵,然后向雷伊告辞,说是要继续游历,顺便寻找他的兄长以来,已过三年有余。 开始还偶有通信——所谓的通信也只是单方面寄来的、寥寥几行文字罢了。后来便是音信全无了。
  又是一年冬至。
  这三年里江湖上发生了不少事,雷伊也动用他手上的资源一直帮盖亚留意有关他哥的消息。传回来的消息里,也有不少是关于盖亚的,里头乱七八糟的啥都有。 譬如盖亚又单挑了三五个山匪寨子顺便把哪个恶霸贪官揍了一顿啦,又或者是他和某某姑娘看对眼啦,两个人就郎有情妾有意的好上了。
  前者是真事,后者雷伊甚至瞟都不用瞟一眼就知道肯定是假八卦。
  物质上的东西盖亚向来不怎么放在心上,什么香车美女于他都如浮云一般。
  他平生唯爱两件物什,一是他的刀,其二便是酒。
  至于女人,他觉得那些个女子总是哭哭啼啼磨磨唧唧的,实在是聒噪得紧。而他又死守着自己的原则不打女人,最后的结果往往是将自己的心情给破坏的一塌糊涂。
  不过凡事总有例外,那天蛇山庄的少庄主缪斯虽为女儿身,却是个不可多得的英豪。
  在自己的不靠谱哥哥突然不知所踪后,以雷霆手段震慑住那些蠢蠢欲动的宵小,凭一己之力撑起整个天蛇山庄,这等的魄力与能力,许多男子拍马也比不及她。更别说缪斯在武学上也是颇有造诣,难怪能令盖亚对她另眼相看。
  说起武痴的程度和性格来,这两人倒是差不离,极其的趣味相投。所以也不奇怪江湖中人每每提及他们俩时总会多说一句类似“盖亚与缪斯可般配了” 的话来。
  不过话说回来,盖亚他……会喜欢上什么样的女子呢?
  想到这里,雷伊的心底里突然莫名涌出一丝异样感觉,还没等雷伊弄明白这异样从何而来,他便听得屋外有脚步声渐近。
  那脚步声雷伊再熟悉不过,他唇角微弯,匆匆收敛了思绪将视线投向门口。
  下一刻,那门就被人从外边一脚踹开,一个黑黝黝的玩意儿裹挟着风尘的气息朝着雷伊面门上直直砸来。
  雷伊反应也不慢,只见他微微一侧身让过,再探手一抄,那物件便稳稳地在手上了——低头细看时,原来是一小坛酒。
  透过封泥仍有一缕酒香近乎霸道地呛入鼻腔,纵然是出身世家,见多了佳酿的雷伊也不由得暗赞一声好酒。
  他抬眼便见盖亚正倚着门框冲他笑,屋外涌入的风卷起盖亚略显破旧的衣摆,张扬如旧。
  他看见盖亚眼里有光灼灼。
  
  
  
  
  
————————
孤烟无垠万里沙*:这四句出自《武林外史》沈王同人歌曲《逐浪飞花》 (沈王还是王沈……?)这个歌好听
 
  大概是十七八九岁的盖亚和稍长他一些也更稳重的、大概是二十四五岁的雷伊。
  都是年少轻狂鲜衣怒马的年纪。
  关于题目
  灼灼,取明亮炙热之意
  华,光华。
  不是灼灼其华,灼灼其华是形容桃花开的鲜艳。
  
  
  
  
  
  
  

  
  
  
  
  
  

评论(2)

热度(16)